lp

        愛好真的是一件有趣又可愛的事兒。
        CD淘了15年載,今天,開始黑膠唱片支路(因為CD依然沒有放手,故作「支路」)。前幾日與朋友聊至,音樂與任何愛好如同戒律,你為其的付出心甘情願,在不與其有緣的人眼裡也許淡然,但你嗜她如命。
        第一次感受到,臥室也可以愈來愈美妙,置入一張 GOULD 貝多芬,又或不知其名的俄國鋼琴曲,如同巨大空間中,孤單彈奏者,在午後日光中,透射出塵埃與時間的交匯,我懂,願有幸讀到這些文字的你也懂,誰不曾幻想彼此的共鳴?
        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