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ミへ

        [xiami id=”1770698910″]キミへ — 絢香[/xiami]
        推荐一首最近比较喜欢的歌。《キミへ》——词曲、演唱:絢香。
        DPP_0004

        DPP_0005

        DPP_0001

        DPP_0002

        DPP_0003

iTunes 音乐整理完结

        [xiami id=”3406094″]The Best Day — Taylor Swift[/xiami]
        这两天一直在整理自己的 iTunes 里的音乐,昨儿终于完结。
        整理后的 iTunes 音乐库一共 631 张专辑,我把查找不到专辑封面的唱片都附上了专辑封面,没有了缺憾。这是我对音乐的热爱,是我从小到大的心血。我也一直坚持听 CD ,追求音质、品质。
        以前不明事理,翻录 CD 的时候都翻录成了 mp3 格式,也就是说,把无损格式翻录成了有损益的格式。所以,下一个目标是,把我的音乐都转换成 Apple Lossless 格式,我很喜欢 Apple 的这个无损格式,比一般无损格式的算法要好,所以能节约出不少硬盘空间来。
        加油。 🙂
        iTunes

散文之二

        湿漉漉的空气被大多数人厌恶着。
        流行和乡村味混合的 Taylor Swift 的音乐也被一些个性的人所讨厌,也许是因为旋律太好听的缘故。他们喜欢黑氛,喜欢后朋克,又或是一些独立金属哥特风的音乐。我大抵喜欢旋律开朗如同讨厌抑郁的天气一般的音乐。
        一件单薄的风衣,从过深的裤兜里掏出一枚永远也咬不断的人民币来,自觉的投进那公交上的某一处缺口,哐当。车上所有的乘客的目光都朝向我,我左右上下打量着每一位,没有熟悉的,便抓住一个把手操着裤兜横站着。
        发了一条短讯息给朋友,“出来吧,没什么事,就是走走说说话”。我的心思就该如此单纯的,不然活着便太复杂太复杂。公交车的玻璃窗上的污浊被雨水冲走,水珠在它上面浮着仰望天空,阴霾的车声此起彼伏。“车辆转弯,请拉好扶手,车辆转弯,请注意安全”,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单纯,甚至小到不被人发现,大不了就是被遗忘在千年历史里。
        下车后,穿梭了几条弄堂的深处,住着一两户欢笑的人家,再看看剥落故事的墙体,以及老者深深的痕的额头,我便再不想什么浮夸了。另一处,图书馆里的人的眼神都充满了对文字和学识的渴望,多么动人可爱。
        天空没几日便又是见晴了的,无论在何处我习惯了思考,天空随它阴晴,我本不在意这一些,倒是有几处红绿色香的花草,惹的我顾不上有没有着凉或湿透就按下了快门。
        而在此刻最重要的结论是,以上文字多数虚构。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回归真正的音乐时代

        z.cn 上买了张《叶惠美》,和神级编曲洪敬尧神交一下,考虑到是索尼的盘,应该赞。
        我记得那时候(2003年)是Linkin Park第二张唱片《Meteora》在中国发行的时候,然后我们应该都还在超市试听音乐,逛逛小音像店什么的,打口的日子没有当时辉煌了。查了一下还真是2003年,潜意识里的定论没有误差,哈哈哈。
        当时的《叶惠美》在超市卖17元,但那时候对编曲、音质等还没有如今那么高的追求,音乐感观也很肤浅。从小到大花的钱最多的也是在 CD 上了,我买过好多张周杰伦的 CD ,后来因为看不惯他的拽拽的风格把他的所有 CD 全送人了,现在想想挺后悔的,因为现在对于 CD 是来者不拒的,哪怕珍藏,空闲的时候听上一两遍也是有些陈旧记忆在里头,最后我只买了一张有钟兴民编曲的《我很忙》专辑,我印象中以前买唱片都会是因为一两首好的音乐就买了,有那么点儿可爱。哈哈哈。
        我对编曲的感观甚是业余的级别,但是我就是那么苛刻苛刻的追求各种乐器的拼合在我耳朵里擦擦擦的出现各种惟妙惟肖的效果,这就是所谓音乐元素,所以我喜欢编曲优秀的人。我定是认为2003年左右是真正的音乐时代,像是最后的疯狂一样。那时候的人们疯狂的是音乐,而不是数码产品,数码产品比如 CD 机或者其他音源都只是一种表达对音乐狂热的工具而已,也没有如今这么水的魔音师耳机,较现在来讲,以前的音乐更为纯粹,也相对来说有更多的经典。我承认周杰伦“叶惠美”时代的经典,因为如今听还是有味儿的,突然想,周董的公司叫“杰味儿”不是更好吗,哈哈。不想谈论周杰伦,他不是我偶像,用我表姐的话来说,她喜欢王菲的音乐,不喜欢王菲这个人,音乐和人,大抵是可以区别开来的。再略提音质方面的观点,听 mp3 的人我不反对,那种人就是亵渎音乐品质的,草草看看歌词听听旋律也就过了,追求的是一种感觉,我大抵不能与其同类。
—————————————
        谈一些题外话。
        昨天陪人去了陆家嘴,顺路去了 Apple Store ,它给了我一些真正的快乐。Apple Genius 们都穿上了圣诞红的摇粒绒外套,一位热情的小伙子给我介绍苹果的产品,很爽。我谈到 iTunes 销售音乐的音质方面的问题,如果 Apple 想要摒弃光驱,那些 CD 介质既然在苹果眼里不环保,也大抵不会退出历史舞台,那么需要推出无损音质的音乐购买服务,我认为这样才可以满足我甚至无数像我这样的热爱音乐的朋友,他认同了我的观点。同时也谈了一下 Thunderbolt ,这个接口很小,对 Apple 的产品设计很有利,速度又是 USB 2.0 的十倍,我说,Apple 应该不会去推出支持 USB 3.0 接口的电脑,也许观点比较片面与保守,但 USB 3.0 接口理论传输速度只是 Thunderbolt 接口的二分之一而已,当然,未来叵测,何况有摩尔定律在,说不定以后传输速度是瞬间的了。嗯,还有 SSD 很爽,哈哈哈,好喜欢。2TB 的 Apple Thunderbolt 硬盘卖5000多元人民币,这简直就是天价。
—————————————
        我很想让时代渲染出真正的音乐来,回到那时候的疯狂激昂。这只是想,而已。我一直认为任何问题都有最优解,但似乎这个问题,不可能再有。明天收到《叶惠美》爽几天,笔记本硬盘还在修,打了电话说大约还要一周。
        回归欣赏纯真的音乐,我一直是那个姿态。 🙂

哥特式的悲伤

        
        我聆听的哥特音乐极少,印象中可能只有 Evanescence 这一支饱受争议的哥特史诗摇滚乐队吧,其他的实在是记不起来了,因为我相对喜欢的也是这一支乐队。
        Evanescence 的争议就在于是否哥特。也许是偏流行了一些,金属味儿不那么纯粹,但从主唱 Amy Lee 自身的风格,腔调以及行为上不难看出,她有那么点儿哥特味在其中。对于热爱音乐的我来说,是无暇顾及这种争议的,管他哥特不哥特,我就是喜欢有史诗味儿,又如此幽暗和电子化的激进主义风格的摇滚,我的生性也就是如此。
        维基百科对哥特摇滚的解释为,幽暗、低调,并运用电子节奏及键盘合成器,以营造出一种黑闇深沈的美感。无数个夜深,我愿意熬上一两个小时,躺在床上以架空的姿态听听哥特金属风格的音乐品出其中的气氛来,时不时也有可能会因为歌词而感动落泪,哥特式的悲伤大抵是触动了我的内心,譬如《my immortal》的 “ when you cried I’d wipe away all of your tears, when you’d scream I’d fight away all of your fears, and I held your hand through all of these years, but you still have all of me ” 。也许这样的感人的句段非常非常多,但是触动我的就是这样不朽的爱情。
        无数次循环播放,哥特式的悲伤在夜,在冬季上扬,我大抵在人群中显得孤独,但我用尽身心的,去用音乐取暖,我不要去冬眠,定是不愿这样安然。绽放的悲伤,也权当一种凄美。

在希望的田野上

        [xiami id=”378712″]在希望的田野上 — 朴树[/xiami]
        诚然是觉得以前的音乐感官太弱了。我初中年代的时候开始听朴树的音乐,那时候的我和现在的我唯一相同的是,喜欢纯粹的一切。
        想起朴树的一句歌词 “ 你的生命她不长,不能用她来悲伤。” 实在有感,于是又拿出来听听。《我去2000年(珍藏版)》这张专辑真的是一张非常神奇的专辑,以前听是为了跨世纪,现在听有穿越的感觉,好的设备去听顿觉得那时候的中国民谣能做到这么细腻已经算是了得,也怪不得朴树当年的疯狂流行了罢。我一直觉得非珍藏版的《我去2000年》有点 DEMO 的味道,于是也没有去听,等我闲着吧。
        昨晚邀朋友来我寝室拍照片,我就弹这首歌给他听,他走后发讯息问我这首歌的歌名,我想他能一见钟情的歌,一定是有吸引他的地方吧。

        在希望的田野上

        快些仰起你那苍白的脸吧 快些松开你那紧皱的眉吧
        你的生命她不长 不能用她来悲伤 那些坏天气 终于都会过去
        人们都是这样地匆忙长大 那些疑问从来没有人回答
        就让他们都去吧 随着风远远去吧
        让该来的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 我们就这么唱

        那些东西大麻都不能给你 那些风雨你也别想去逃避
        就让他们都去吧 随着风远远去吧
        让该来的来 我们在这里等待 我们就这么唱

        都会好的 总会有的 那些风雨 还有阴霾
        关于未来 就请你坦然 不要离开 不要离开 请你等待

        fXcking chord.

Life is like a boat

        [xiami id=”367467″]Life Is Like A Boat — Rie fu[/xiami]
        生命如梭,Life is like a boat。
        听到这首日本动画 Bleach 连续剧的主题曲,让我想起大一生活。那时候在嘉善读书,四个人的寝室。室友何同学的手机铃声是这首歌,他说这首歌 320kbps 版本的 mp3 很难下载到,他女朋友给他存在 Sharp 手机里。最后来上海之前的一夜,他用蓝牙和我们几个分享。
        真的很好听的一首歌曲,有机会的话我要唱好。
        那时候的我觉得生命多么美好,可以有喜欢的姑娘,可以在舞台上绽放自己;而如今我依然觉得,生命如梭,在恬静的湖面划开几圈水晕来,虽然一意孤行,却也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而缘,只待来年。 🙂

brand new start

        [xiami id=”2083788″]Going Under — Evanescence[/xiami]
        阳光灿烂,9.1。我听着 Evanescence 的专辑仿佛用金属冲向死亡,而我向往更新鲜的生活。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想要回到校园,我便回去了,9.3。
        极度的疯狂的痴迷于Amy Lee的声线,并坚定的认为她是最具适合摇滚哥特金属风格的乐曲的。我就是喜新厌旧,一听音乐我的神经就有问题,颤抖着,无法停歇。绚烂与伟大的弦乐伴随金属疯狂侵蚀的任意灵魂,在任何一刻都能淋漓尽致的释放。
        为了这生活,痴迷与疯狂罢!!!!!!
        Evanescence-Fallen-Frontal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杨凌枫
        [xiami id=”3365863″]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 Green Day[/xiami]
        知道为嘛第一排那三个字是粗体的吗?因为:<strong>@杨凌枫</strong>

一些思考

        [xiami id=”1768685″]Wake Up and Smell the Coffee — The Cranberries[/xiami]
        声音是唯一一件不需要支付费用的乐器,同样也是唯一一件无论你喜欢与否都不可再生的乐器。正如兰天洋老师所说,恰如其分的诠释了最“廉价”的乐器。
        从小到大买过一些乐器,最后因为经济缘故也只剩下自己的声音了吧,还有几百元的吉他。两个乐器的共鸣时好时坏,并没有将它们专业化,也不想专业化。陶冶情操再好不过,因为像我这么贪玩的小伙子把声乐专业化了,那就显得拘谨,又要严谨。朋友夸我买的东西都是那什么“性价比”很高的,又物尽其用,在我眼里,我是非常讨厌上一篇日志写的“钱多,人傻”的那些人的,所以我节约,又吐槽那些奢侈的人。我有好多东西想要,妈妈说你去买,我克制了,我不知道别人在买昂贵的东西的时候是否有一丝想法就是,感性。感性消费者最可怕的就是持续性的感性。我也挺败家的其实,单反、音箱、吉他、手机、耳机、CD机等等,不过我清楚我不是用来炫耀富有,现在的我并无富裕可言。
        音乐在我眼里没有优秀和差之分,就像艺术设计一样,每一首歌或每一件产品都是创造他们的人们心目中最优秀的,而我要做的,就是用各种心态去听,去欣赏。我认为所谓好的音乐或艺术设计,那是我喜欢,我认为所谓差的音乐或艺术设计,那是我不喜欢,至于人说我品味差或好,那是人喜欢或不喜欢我所喜欢的或不喜欢的而已。我想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我想他是对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常和朋友、老师说,不去和别人一样通过家教的形式赚钱。我这样的人,真的是会误人子弟的,被我教化的学生,估计得心经百战。我太会吐槽,太会扯淡了,理论一大套,都是平时看到的听到的觉得有道理的,又那么偏执化。教育这东西,还是留给以后我的子女吧,赚钱这东西,我希望自己做的是靠谱的,而不是对方问你一个问题你还得查资料,犹豫的告知不确定的答案,这样我拿了钱心里就百般惭愧,你们说是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看到有些招聘的信息,有很矛盾的话说:“自认为很牛的就不要来”,人多少都有些自负的,总不能说自认为一般的来应聘了,首先在心理仗上就完败了,当然,自认为很牛的,只要是名副其实,那就可以,我想诚信在这里面很重要,在任何地方都很重要。我和朋友说,你在 KFC ,有高薪,你就干,虽然工作环境不咋样,可这社会钱多是王道,无论形式方式,只要不是歪门邪道,管它呢。曾经我和在证券公司工作的朋友说我不喜欢你这公司的一些规定,并说了一大堆话反驳他,他也无奈的说,行业都是这样。那么,就是这样吧。我是希望身边的朋友都能生活的好好的。虽然我没怎么工作过,我是不是很傻,也很话痨,哈哈哈哈哈哈。
        最近几年交友态度一直是秉持着一条防线,然后慢慢松开。那些老要好的朋友平时也常联系,人说“平时不联系,要紧时候不客套”的为朋友,可我是“平时联系,要紧时候不客套”,这是我的观点。我很喜欢讨论“友情”这一话题。爱情,没话可说,没认真谈过。很多人认为我是多情浪子,和很多姑娘走的比较近,不必解释,心里清楚最好。那些背后看不起我的人,求我的时候便是一个电话一个 QQ 留言就要把我拉近,当我傻呢吗,我也不客气,直接拒绝你们,随意你们说我怎么怎么的,你们埋怨我的时候自己看看自己是怎样个利用人的作风,我认为我公平对待的是我认为可以作为朋友的,而不是口头上的朋友。还有那些总是问我这问我那的人,你们多少先 Google 一下再问,总不能依赖上我,我不喜欢这样,只是不喜欢,仅此而已。不过,Google 都不能解决的问题,我压根就没戏,我怎么可能比 Google 知道的多。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对异性有很大的兴趣。看到美好的姑娘,心情大好,这算是正常还是变态,无从定义。不看《红楼梦》的日子里觉得少了许多思考的时光,被无聊充斥着,静不下心来做事儿。邮寄的明信片有几张没被收到,非常奇怪,顺其自然吧。
        还想着高中在教室里扫地的时候听着 The Cranberries 的 wake up and smell the coffee 的时光,激进。我想我是个问题学生吧,一直都是的,至少在以前的老师眼里是。大学以来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老师眼中的宠,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鼓舞,有了一些信心。总要证明一下我的成绩是好的,老师才会认为我是好的学生;证明一下我办事能力可以的,她们才会相信我是可以的。我不想去证明,只想默默的做好所谓的作业,高调的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让朋友也喜欢,这样才是我生活的乐趣。
        而想到这时光针从眼前滴答的重复充斥着无聊,我便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