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亦所有。
        Nothing, Yet Everything.

make Found Muji nothing

压抑和快乐

        7.31,注销了移动手机号,小学同学聚会,用朋友的理光相机拍了一些自己喜欢的照片。
        压抑和快乐,聚会是快乐的,相片是压抑与快乐互相充斥着的。
        看片吧。

        《疲倦的夜晚》 身体累了,灯光累了,夜,也累了。
        
        《幻想》 这桌上,我总希望有两双筷子,而现实是,只有自己的一双。只能用强烈的时光投影出另一双。
        
        《邮票的使命》 你不得不离开这里,因为这是你的使命。邮箱的口,就是你的伤口!
        
        《死》 生物死了,便用另一种方式活着,它的要求很低,空气,水。
        
        《思》 还想握着离去的影,只能饮下一杯思念的茶水,素味,而且越来越淡。
        
        《聚,散》 荒木经惟说,闪光能杀死情感,那么就散了。等光芒散去后,我们还能相聚。
        
        《空》 我来了。你走了。
        
        《友好》 小朋友非常友好的和我打了个招呼,嗬嗬。 🙂
        
        《愉快》 他们愉快的翻阅着,我愉快的按下了快门。 🙂
        
        《分享阅读》 知识如美好,需要分享才有了高贵的姿态。
        
        《求知》 只有专心,才有获得可言。
        

寻找摄影的灵魂

        最近在杨凌枫影响下也去买了一本《荒木经惟的天才写真术》。
        看了两章,深刻感受到一位摄影大师的摄影灵魂,着实佩服。字句间透着一份纯真,至少思想是真实的,也是直接的,受益匪浅。
        其实我很烦那种玩虚的东西,比如路人说你这片子感觉真好啊,感觉是什么?能说出点真实的含义么?在我眼里那种片子就是糖水,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定义糖水片的,没灵魂的都被我定义为糖水,或者就是那种所谓感觉很好的,没有灵魂的片子真的不是好片,也不是所谓摄影,如果你想反驳我,就先看看荒木经惟大师怎么拍的就好了,我也拍过那种片子,权当娱乐一下,若是作为专辑,并没有题目可取。这就像唱歌,即使你唱歌技巧再好,没有灵魂,也只能被一些不懂得感受的人群赞赏,反而技巧不那么好,但唱出情感,让人共鸣的,才能打动人。所以我一直坚定的认为,艺术是相通的。
        从上海回绍兴之前那些天,我朋友说我是很有原则的,就像那个手机店里的老板,不还价,看起来有那么一些刻薄偏执,但他理解,至少这样的人不会遇到事情连个抉择都不能做,宁缺毋滥我想就是这个原理,那个手机店的生意依旧很好,甚至开了旗舰店。也有朋友说我经常认为自己是对的,有那么点自以为是,我不想反驳,但我想说的就是我认为对的别人认为不对的,大可接受,因为这世界本来就是存在争议的,就像荒木经惟的摄影作品,或者《圣经》,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而我认为错的那些,你认为我会轻易说出来吗?就算我指责一些错误,也不过是提出反对意见的方式罢了。我对于我自己的错误一向来不逃避,但是会在私下努力解决,我不喜欢丢人现眼,这就是我那么在乎尊严的缘故,似乎说的有些严格了,嗬嗬。
        发两张最近拍的做成黑白的片子,准备向这个照片风格发展,至少有一些灵魂。
        《孤单》
        孤单
        《无数双眼睛》
        无数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