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毁灭

        也不知从何时起,对德国的文化没有了拒绝。
        放假回家看的另一部电影叫作《帝国的毁灭》。2004年的电影,总以为是上个世纪的片子,也许战争片都被我扔远了年代。
        希特勒的偏执让我喜欢,而优柔寡断的人必定总是迫于被动与左右的,也大抵不被我欣赏。德国女人高高的鼻梁,雪白的皮肤以及丰韵的身体倒也是很惹人稀罕。想到希特勒,我便想到个性的一些人,人必定要是有个性的,便可以区分个一二来,一想到之前被人模仿了去,也没什么心思吐槽,反正跟着屁股后头的 copycats 们,也大抵有自己的虚荣,也在我眼里显得极幼稚了一些,也许他们习惯了吧,哈哈。
        总有一天我会彻底摒弃那些 copycats 那些浮夸的人们,分清类群。
        啊,此刻非常想拥有一款 HOHNER SP20 在雨中吹一会儿 Blues 呀。

那些年,我追的,女孩

        这学期几乎就没有看什么电影,回到绍兴家中也没有宽带,于是就向朋友要了几部电影看,补补最近的流行。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清淡,纯真,唯一让我不满意的就是配乐,令人莫名其妙,以及那个周杰伦的《三年二班》的台词,总之周杰伦的早期的音乐或者说非全新原创的音乐的加入就让人觉得不新鲜。片尾看了一下配乐以及弦乐编写,不是钟兴民,我大抵是认为钟兴民老师非常适合给台湾青春电影配乐的,因为他对这一类电影的弦乐编写拿捏的得当,让我觉得更为合适,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聆听一下《听说》这部电影的原声音乐,我认为青春电影的配乐本该如此,点击 听说 电影原声带
        至于剧情,发人深省,比较无厘头的就是沈佳宜牵了那位我已经忘记名字的小胖子的手,还有就是片尾出现了那个大叔级别的男人,囧。
        现在想起以前追的女孩,很美好,甚至可以将这一种美好永远的藏在心里,不需要去涂抹或者擦除。很多年后,我甚至很多人都不可能涂抹掉记忆的,那是经历,因为你我都有在乎过。哈哈,青春里很多努力本来就不一定会有回报的耶~
        感谢那些年,我追的,女孩。 🙂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

像Amélie一样活着

        [xiami id=”394983″]J ‘y Suis Jamais Alle — Yann Tiersen[/xiami]
        电影“天使爱美丽”很早就看了,当时感触甚微。
        音像店的老板说的对,爱看电影的人们需要看看这样电影。而突然这几天想起这样的名字来,思索也被拉进故事情节。我很惊奇与喜悦,我真的像 Amélie 一样活着,我也总积极的鼓励身边的人,让他们乐观,让他们能开心或能爽朗的笑出声来。我甚至肯定自己没有遇到过这样那样的深刻的挫折,是因为自己乐观还是因为压根没有,我不会在意,我总在一次再次的打击中受到教训,它们让我成长。我喜欢法式的浪漫主义,也喜欢英式的文艺爱情,这些片子给我的不仅是画面的美,更让人心灵美哉。
        英语六级完事儿了,考的比上回有进步,至少更加认真仔细的做了,无论怎样,fearless !
        我会像 Amélie 一样活着。至少,那样更有成功的机会。 🙂
        zhanggezhi (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