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日暮

        「也許從未看清過,這一座迷宮」
        ⋯⋯
        今年的生日(11/26)過的挺平凡的,和朋友逛逛商場,吃個晚餐,還有看了電影「尋夢環遊記」,但挺好的。忘了說,還喝了很喜歡的紹興黃酒系列「手工冬釀」。
        也許都忘了自己是幾歲,「世界在霧中」。
        ⋯⋯
        朴師傅那首無名的歌兒終於填詞了,在唱片版裡,特好,覺著要是在現場應該特容易感動哭。所以就特努力學會了彈譜,和演唱。
        「獵戶星座」的歌詞裡有一句「清晨 日暮 何處是我的歸宿」,恰逢生日那天去法喜寺路上,拍了一段林間划過的片段,以及陽光透過樹林投在寺廟外壁上的影,一對夫婦漫步前行。
        後來和朋友走在路上,迎著日暮拍了自己覺得特乾淨的路,和月色與路燈映在樹梢的相片。
        我珍惜每一刻老天爺給我的時光,縱然慢慢流逝,也倍加熱愛,或是我的貪心罷。

        清晨

清白之年

        
        我還在,你也是⋯⋯十四年,濮師父回來了,聽 A 段時,早已哭成淚人⋯⋯清白純真,無邪又幾年呢?欸⋯⋯
        
        清白之年
        
        朴树
        
        故事開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陽光灑在楊樹上 風吹來 閃銀光
        街道平靜而溫暖
        鍾走得好慢
        那是我還不識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還不開
        你的襯衣如雪
        盼著楊樹葉落下 眼睛不眨
        心裏像有一些話
        我們先不講
        等待著那將要盛裝出場的未來
        
        人隨風飄蕩
        天各自一方
        在風塵中遺忘的清白臉龐
        此生多勉強
        此身越重洋
        輕描時光漫長低唱語焉不詳
        
        數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臉
        把你的故事對我講
        就讓我笑出淚光
        是不是生活太艱難
        還是活色生香
        我們都遍體鱗傷
        也慢慢壞了心腸
        你得到你想要的嗎
        換來的是鐵石心腸
        可曾還有什麽人
        再讓你幻想
        
        大風吹來了
        我們隨風飄蕩
        在風塵中遺忘的清白臉龐
        此生多寒涼
        此身越重洋
        輕描時光漫長低唱語焉不詳
        大風吹來了
        我們隨風飄蕩
        在風塵中熄滅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頭望
        把故事從頭講
        時光遲暮不返人生已不再來
        
        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