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室友去法喜寺走了一遭,喜爱之物依然是锦鲤、寺墙。
        锦鲤,丰腴的丰腴,幼小的幼小,不言自明的是,它们都无不自在,我也着实耐心的拍了一会儿。
        寺墙,朝北的暗浊,朝西的光明,不言而喻的是,它们自来相似,却因为映光左右而有明显差异。
        如果我能够自在如鲤,坦然若墙,那就更好。
        睡觉了。

锦鲤 001

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