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十枝花

        

        雨 自然 水 自然
        云 自然 天 自然
        我的生活 平凡 简单
        偶尔 走走 看看

        八九 十枝花
        我爱 大自然

        近日买了沈书枝的散文作品《八九十枝花》,我喜欢作者的名字和书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翻阅,就将其放在花草丛中拍了照片。
        我喜欢和大自然亲近的姿态,我也喜欢在雨后漫步,不知这样的机会还有多少。还好,我能静下心来,不焦、不躁,呼吸,自然。

八九十枝花 1

八九十枝花 2

我的梦游

        

        一两句自己写的微博便引来自己成文的冲动。顺道讲一讲昨日今朝的事儿。
        昨日有很多的巧,遇见印度人麻烦我帮忙买地铁票,一些人的擦肩而过,若是不在意这些,也便是寥寥小事,可心里却不这么做,所以很不幸的愁绪了,在黄浦江上吹着风,什么都没有想,所以也未曾理解寒意。于南京路搜寻“书店”,谷歌地图列出了不少,所以沿着期间一条走。“不小心,走进一家艺术书店。按缘,翻开一本,章页却凌乱的落下来,忙不迭放好,我想,这样的姿态,也算是一种艺术罢。”虽然随心走着,却也是有收获的,看到那么多的读者,饱腹诗书的模样,也不免自卑和压抑了起来,警示自己,不论再不好,也要不顾一切的努力。
        于今日下午,本打算再去借书馆看一会儿书,可是门关着,里面鸦雀无声,剩下温暖的色彩,我透过门窗,拍下了我看到的,和我想表达的这一种情愫,神秘、渴望。
        于自习室,读文,偶遇好的文字,却找不到将它们抄写下来的纸张,一时恍惚间,就离了桌回了寝室。
        “我也许永远也醒不过来了,眼前模糊不清,打翻一壶,步履闪烁。
        于未时、梦游图书馆……”

wandering in the Library.

separation.

庆幸

        我庆幸自己还活着。
        为什么?因为我还有活着的理由,因为我从不抱怨生活。
        我追求一切美好的事物,无所顾忌之后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只要我的心一直单纯而久远的面对一切,就没有遗憾。我还能聆听任何语言的音乐,只要有旋律存在,我的血液依然会流淌。我还能帮助他人,让他们露出最美的微笑。我还能按下快门,让它发出欢快的声响,记录一些时光。当然,无论任何的你如何的讨厌我,我都不怪罪你,“讨厌”这样的情绪只会让你变的更小气,羁绊自己的肢体的行为。
        有多远就走多远,我不会怕难。 🙂
        (文字没有针对任何人,且作散文。)
        friendly_san

散文之二

        湿漉漉的空气被大多数人厌恶着。
        流行和乡村味混合的 Taylor Swift 的音乐也被一些个性的人所讨厌,也许是因为旋律太好听的缘故。他们喜欢黑氛,喜欢后朋克,又或是一些独立金属哥特风的音乐。我大抵喜欢旋律开朗如同讨厌抑郁的天气一般的音乐。
        一件单薄的风衣,从过深的裤兜里掏出一枚永远也咬不断的人民币来,自觉的投进那公交上的某一处缺口,哐当。车上所有的乘客的目光都朝向我,我左右上下打量着每一位,没有熟悉的,便抓住一个把手操着裤兜横站着。
        发了一条短讯息给朋友,“出来吧,没什么事,就是走走说说话”。我的心思就该如此单纯的,不然活着便太复杂太复杂。公交车的玻璃窗上的污浊被雨水冲走,水珠在它上面浮着仰望天空,阴霾的车声此起彼伏。“车辆转弯,请拉好扶手,车辆转弯,请注意安全”,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单纯,甚至小到不被人发现,大不了就是被遗忘在千年历史里。
        下车后,穿梭了几条弄堂的深处,住着一两户欢笑的人家,再看看剥落故事的墙体,以及老者深深的痕的额头,我便再不想什么浮夸了。另一处,图书馆里的人的眼神都充满了对文字和学识的渴望,多么动人可爱。
        天空没几日便又是见晴了的,无论在何处我习惯了思考,天空随它阴晴,我本不在意这一些,倒是有几处红绿色香的花草,惹的我顾不上有没有着凉或湿透就按下了快门。
        而在此刻最重要的结论是,以上文字多数虚构。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一篇散文

        瑞雪即至,爆竹渐弱。
        表姐昨儿来了电话,28分钟之间,各种交流都是有的,也必然得出了一个结论便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想我愈来愈脱离一些群众了罢。
        期间也被她取笑了一些,分出个成熟与幼稚来。多少秘密是需要一些藏匿,免得世人无暇猜疑,所以便不一一抖露了出来。风风尘尘一笑世俗,也最终回归了最纯真的自己。哦,此刻,8.82 oz 的膨化巧克力下肚了,推论了我的贪吃。假期大约将过去一半,也理应加速度看看文字接受一些文化了罢。闲着,便没有方向;认真起来,也便有了。
        大抵这雪与我无关,爆竹也闹我心乱,唯音乐供我作乐,形色中享受了一番。明天午后便出门走走,哪怕有前些日子的刺骨,我也坚忍着去看看世界究竟多少精彩。亲朋好友间去叩门,长辈那儿尽一些孝道,此非乐趣呼?万事不可皆为我所乐,我也不退半步任其随所,定是要拿出一些乐观来,讨一些顺心。
        “幽僻处可有人行,点窗台白露泠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