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風

(قومۇل ناخشىسى [清唱]/©شامال)

        週日偷得一日閒,去荻蒲花海、桐洲島轉了轉。
        花海不大,人頭攢動,幾處踩踏,讓人心痛。
        在微博上看到老狼轉發了一首民謠,讀不出歌名、歌者,卻好聽的讓人情不自禁微笑,和感到一絲無邊寂寥。遂拙詞一首:

        如果我是
        那天,那花,那草
        你會不會是
        那雲,那風,那水

        且聽風吟
        一縷一縷,溫柔對視
        歲月時光
        一步一步,攜手老去

        只因我是
        那麽,那麼,那麼無味
        但願你也
        那麽,那麽,那麼純粹

wind

姑苏行

        

        为了让自己调整好心态,我和好朋友一起去了苏州散心。苏州之行,短暂又美妙。
        游走于拙政园、狮子林,闲暇、静心;感受了苏州评弹的韵味,亲切、自然,期间,邻座的老人家把自己拍的剧照冲洗成相片,拿给我看,从相片和提字间,看的出老人家对评弹的无比热爱,也为他所珍藏,真好。
        想起年幼时,与小朋友们在董老师的带领下一起去游玩,于今是大抵不相同了。董老师说,深浅不同,嗬嗬。又想起自己少年时,竹笛吹奏「姑苏行」,不禁愉悦起来。
        我喜欢的美,不是奢侈华丽,而是平凡,且韵味非常。

IMG_0354

IMG_0686

IMG_0395

IMG_0555

IMG_0654

IMG_0695

IMG_0677

IMG_0587

IMG_0591

IMG_0773

我的梦游

        

        一两句自己写的微博便引来自己成文的冲动。顺道讲一讲昨日今朝的事儿。
        昨日有很多的巧,遇见印度人麻烦我帮忙买地铁票,一些人的擦肩而过,若是不在意这些,也便是寥寥小事,可心里却不这么做,所以很不幸的愁绪了,在黄浦江上吹着风,什么都没有想,所以也未曾理解寒意。于南京路搜寻“书店”,谷歌地图列出了不少,所以沿着期间一条走。“不小心,走进一家艺术书店。按缘,翻开一本,章页却凌乱的落下来,忙不迭放好,我想,这样的姿态,也算是一种艺术罢。”虽然随心走着,却也是有收获的,看到那么多的读者,饱腹诗书的模样,也不免自卑和压抑了起来,警示自己,不论再不好,也要不顾一切的努力。
        于今日下午,本打算再去借书馆看一会儿书,可是门关着,里面鸦雀无声,剩下温暖的色彩,我透过门窗,拍下了我看到的,和我想表达的这一种情愫,神秘、渴望。
        于自习室,读文,偶遇好的文字,却找不到将它们抄写下来的纸张,一时恍惚间,就离了桌回了寝室。
        “我也许永远也醒不过来了,眼前模糊不清,打翻一壶,步履闪烁。
        于未时、梦游图书馆……”

wandering in the Library.

sepa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