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止

        

        如果说聆听日本演歌是一种喜欢古典美之情,欣赏音乐会是静心方式,沉迷山口百惠表达怀旧,那么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 DNA 在演变,但是内心依然有杨乃文的「静止」那样的青春热脉。
        那首 NHK 紅白歌合戦的结束曲「蛍の光」你可能不明不白,不过「友谊地久天长」我也是才知道,原是一首苏格兰诗歌。而任意版本的「Auld Lang Syne」似乎都有净化心灵之效,如果你走的太着急,不妨停下来听一听。
        翻看了过去两年的文章,才发现没有认真用相机摄影很久了,告诫自己不能图便利,不能怕麻烦,不能嫌弃那个一直等待你按下快门的机器,即便它也在老去。有一些脆弱的喜好,也会随着时光而消失。
        理解每个人都「垂死坚持」,说服自己一口气看完了搜狐周播剧『匆匆那年』前四集,编剧有自己的想法,剧情也并不新鲜,但触摸到了很多人内心很久不愿翻看的过去。
        突如其来的暴雨,阻挡了我一天的外出,腾出时间调理了自己的身体。
        I was wondering if the rain was in love of my umbrella.
        rain loves my umbrella

细致如朴树

        

        朴树回来了!大抵是以他不那么喜欢的商业形式。
        十年前,他是小树,我是男孩;如今,他刹那参天,我拥有平凡;十年后,他依然细致,我执着如初。
        「……我曾经拥有着一切,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你的故事讲到了哪儿?

朴树
(图/朴树,上海浦东)

一簇黑白

        昨儿临晨四点半睡觉,觉得自己神经质。很坦然的跟美国表姐聊了一会儿,她总给我吃定心丸,她说支持我谈恋爱,她第一次这么说,是时候了。然后很邪恶的跟她要求下回给带个 Macbook pro 回国,哈哈。接着就开始细心聆听《美好岁月》专辑,那一刻心情安静的无比,并认真写了乐评。记得上次天亮才睡觉是装雪豹系统在vmware虚拟机上,心情与这次有些许差别吧。
        今天去了璐老师推荐的1933老场坊,建筑风格很黑白,拍了片子。和同学一起走走,散散心,而来到外滩,和风很舒服的浮过脸庞,思绪万千。没睡几个小时的自己真的很累。去麦当劳的时候碰到一个中年妇女很坦然的坐在了我对面然后让我帮忙给她两元钱,我兜里只有几个硬币于是不想给她,她骂了粗言,唉,无奈。怎么会有这样沉不住气的人,昨天曾经很好的一位朋友也是,在人人网说了几句笑没想到人说“滚好吗?别逼我骂人。”,这样还算是真切的朋友吗?面对这样的事情真的算是习以为常了,删了,当我面对这样的流氓我又有怎样的话语可以反击,我不是流氓,所以不想跟这么沉不住气的自认为很男人的人交朋友,没有欺负人,却要被欺负,我思考了又思考自己做错了什么,也只是几句浮躁的娘娘腔,习惯了,只是有些表达方式可能自认为更亲切,人家却认为你变态。只好,再见。我尽量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退几步,这样也好,平淡就好。
        其实我是个很想要安静的生活,平淡的谈恋爱或者不谈,听听自己爱的音乐就好。我和杨同学说,音乐是我们的女朋友,他说,还有摄影。哈哈。其实觉得他真的很好,也常鼓励他,在他低落的时候,下个月应该能彼此见个面,再一起拍个片什么的吧。很多朋友这周都回家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钱几乎用完了,给她买了生日蛋糕还欠了朋友钱,自己也节约不起来,不想管父母要,买了60元的包月上网帐号都会心疼,是不是自己真的太过节约,或者太注重这些,因为钱不是我赚的,所以我会在意。以前能给人唱歌,赚几十元也好,能少问家里要钱,自己也开心愿意的,可现在不同了,所以我只爱自己恬淡的活着就好。我演绎的生活如同电影的慢镜头,呼吸也那样惆怅。
        不想多说了,丢了的就丢了罢,真心希望自己能珍惜现在拥有的好朋友,多联系,同时自己也要在学习上抓紧,做个平凡的好人就好。发几张这两天拍的片子,唯一拍的彩色是在苹果专卖店门口,有闪光灯的生活,也是幸福的,嗬嗬!
        zhanggezhi (2)

        zhanggezhi (3)

        zhanggezhi (4)

        zhanggezhi (5)

        zhanggezhi (6)

        zhanggezhi (7)

        zhanggezhi (8)

        zhanggezhi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