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則

        
        有時候我想,這個世界是規則化的,而人的存在意義是什麼?是規則的本質,還是規則的相?
        喧囂過後,從白晝到黑夜,我也不過只是一個在黑暗中,做著和這個世界似乎毫無關係,又有連結的事,的人。
        時間在走啊,風也在吹,乾涸的喉嚨,一遍又一遍被剛煮好,冷卻的水淨潤著;鍵盤劈劈啪啪發出作響,似乎這些都不是生活,而只是我所表演的情節。
        宣洩過後,情緒的那些起伏,似乎成為我所感知世界的方式,可我,依然反抗著,並堅定不移。
        才可能慢慢的懂得,止語,或是一種靜思的開始,和,接納的過程。
        

捨不得

        
        空氣凝結的時候,人也開始變的冷漠。在霧霾籠罩的杭城裏,行人彼此漸漸陌生。孤燈熄滅的時候,我也開始放慢呼吸。在黑暗小屋的那個我,面對電腦冷靜深思。
        這是個多麼容易變色的世界,一眨眼綠,恍惚間紅,轉瞬即黃,天地皆白,如此輪迴,毫不在乎那個依然理想主義的我。我擁有多麼容易懷舊的情緒,前一秒喜,後一秒悲,偶爾少年,偶爾黃昏,如此反覆,毫不在乎那個斷捨不了的世界。
        也有人問,為什麼一直一個人?其實我相信緣份,也只是覺得順其自然比較安心罷,就這樣活著了,一切皆空。也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能看到真實的自己,喔,至少當前是如此。
        我還沒有變得足夠好,依然有太多捨不得的東西,可,人生漫長足以讓我修行,而我的人生只是開始,所以還沒有非常的著急。身邊有最常聯繫的朋友,最溫暖的家人,最歡樂的同事,就足以讓我安心做自己目前喜歡做的事兒了。其實戀愛與否,我都認為是修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我們永遠逃離不了那個選擇:捨得,捨不得。
        在这平凡的寒夜,我竟因為光芒的微弱,低氣溫的侵蝕,开始无比眷恋一切,过往。我愛明亮的世界,也愛那些花兒,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