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裡的影像詩

       看完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每一部都有獨具特色的意涵,無論是書店主人,還是店舖本身,以及它們存在於都會或鄉間的意義。而我,或許只是還沒有找到人生的影像詩。

       想過,也實踐過一些生活場景,賺取的錢都想要去支援那些努力開店,用心經營的人,哪怕很少的,低頻的。或許每次這樣做,心理就會有平和的感覺。

       網路行銷的衝擊,用心經營的人越來越少,人們被消費主義綁架,失去自主選擇生活和物質的能力。在台東遇見和接觸過一些不諳世事,或熟諳世事卻堅定自己的步伐的人,我是多麼欣賞,並以此作為生活下去的動力。我總有一天,也會成為他們。

       總以為拋開所有的規則,便是自由,但又想說,在規則中收放自如,也是自由。修行不是一個有目標的任務,而是人生的一種經驗,大自然引領我們共同向前,和面對。如果人生都是那麼有計畫的話,是不是有難度的事也變得沒什麼難度,甚至可能有一些乏味。就像玩遊戲一樣,一旦知道遊戲規則,就瞬間失去探索的意義。

       多想兩個人一起坐在午後的書房,讓唱針輕輕滑過唱片的軌跡,流淌與瀰漫空氣的韻律,透過侘寂陽光,翻過一頁又一頁的簡單,和幸福感。

人生的路,走走停停

       似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在平凡世界裡,也在當下進行時。

       肚子餓了,就進食;嘴巴渴了,就喝水;心情好了,就不羈;心情壞了,就療癒;工作累了,就歇息;走的累了,就停停⋯⋯

       表演的戲劇,終將落幕;說出的話語,已成過去。讓一切自然的來,自然的去,我也不過只是欣賞,沿途風景。

       如是我聞一時,心存僥倖。經歷一切的時間碎片,拼湊一個人生的意義,恰如其分的表達,似乎,沒有對錯,只有風情。所以大抵那一種隨遇而安的心情,可以在另一個環境,另一片田野中找到共鳴。

       人生的路,走走停停,沒有哪個規矩說,一定要步履不停。

當初

規則他說

        
        人類終究逃不過規則的。大多數人服從少數人。
        我們活在資本控制的世界中,而我或許只是觀眾。那些少數人所謂的人生哲學,我始終沒有認同,他們所有的行為不過都建立在所有形式的「掠奪」中,建立在物質不平衡中,透過那些所謂成功學的方式去獲得更多的物質。正因如此,更多的人在挨餓,更多的人活得更糟,更多的人過早離開這個,所謂美好又娑婆的世界。而多數人甚至會享受被掠奪的快感,比如網購,比如快時尚,比比皆是。
        如果這個世界充滿虛妄,我們何不清醒自己,在任何規則面前無動於衷,在萬物生長同時,思考逝去的同類,逝去的所有我們該幫助的同類。
        而我們不是那樣的我們,我們傷害動物,我們搶食,我們砍伐,我們焚燒,我們汙染,我們所謂加速發展,那些所謂的規則最終也不過死路一條。
        或許十二年後,地球真的會失控。
        喜歡坂本龍一選的歌兒,無比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