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子湖・乙未冬雪

        
        乙未十月廿四,杭城初雪,十分安寧。
        獨自坐在芸臺書舍的二樓玻璃窗前,看雪花一片一片,思緒平靜。
        難得的景致,哪顧得上寒冷,便與好友約了第二天清晨起來趕去曲院風荷賞晨雪。被天地之造物所驚嘆,澄淨的難能可貴,風雅即寒,心曠神怡。我們沿著曲院風荷之湖畔漫步至北山街,又爬到寶石山上,俯瞰雪後的西湖,只剩黑白。
        細緻的,就不明說了,聽樂賞圖罷,嗬嗬。

捨不得

        
        空氣凝結的時候,人也開始變的冷漠。在霧霾籠罩的杭城裏,行人彼此漸漸陌生。孤燈熄滅的時候,我也開始放慢呼吸。在黑暗小屋的那個我,面對電腦冷靜深思。
        這是個多麼容易變色的世界,一眨眼綠,恍惚間紅,轉瞬即黃,天地皆白,如此輪迴,毫不在乎那個依然理想主義的我。我擁有多麼容易懷舊的情緒,前一秒喜,後一秒悲,偶爾少年,偶爾黃昏,如此反覆,毫不在乎那個斷捨不了的世界。
        也有人問,為什麼一直一個人?其實我相信緣份,也只是覺得順其自然比較安心罷,就這樣活著了,一切皆空。也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能看到真實的自己,喔,至少當前是如此。
        我還沒有變得足夠好,依然有太多捨不得的東西,可,人生漫長足以讓我修行,而我的人生只是開始,所以還沒有非常的著急。身邊有最常聯繫的朋友,最溫暖的家人,最歡樂的同事,就足以讓我安心做自己目前喜歡做的事兒了。其實戀愛與否,我都認為是修行,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我們永遠逃離不了那個選擇:捨得,捨不得。
        在这平凡的寒夜,我竟因為光芒的微弱,低氣溫的侵蝕,开始无比眷恋一切,过往。我愛明亮的世界,也愛那些花兒,晚安 :)

        
        又長一歲,心態更平凡簡單,愈來愈喜歡這樣。
        收到生日祝福時,還表現出了一絲羞澀,今天和朋友說,我一直都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即便是緊張的生活氛圍,也要自己平靜下來,去發現簡單美好的事物。這不僅是對世界的一點敬畏,也總想說,學會感恩,學會捨得,而不只是文字功夫。無論是音樂愛好,攝影功夫,文學藝術之才情,我是一點一滴,渲染在我生命時光裡,成為應有的習慣,或者說,生活方式,所以也沒有什麼可以張揚,在朋友圈發布照片,分享音樂,或文字,就僅僅是為了分享自己覺得美好的事物而已。
        母親教我要盡孝,而我想,真正的盡孝,又是什麼?尚在思考著,又不覺有一些的慚愧。願母親做一位更優雅的女士,生日的心願,之一。
        任晚風刺骨,世間冰冷,我的內心,依然溫暖。

IMG_6700

IMG_6704

雜記

        
        最近解讀「真誠」,感受真誠。
        生活時好時壞,亦溶解著有趣和美感,想起朴树在「好好地」演唱會上願大家做個開放的人,我反思,為人何不更加有趣一些?我的朋友到底是哪些?
        今年早些時候,有一則新聞稿是關於山本耀司說,這個世界還在更糟,戳中心弦,「人們被消費主義綁得更緊,年輕人失去了活力,失去了夢想,失去了執著。青春還沒結束,他們已經在庸庸碌碌、死氣沈沈地活著了。藝術、思想、哲學帶來的衝擊,在有些年輕人看來還不如一隻包。」多數旁人大抵匆匆忙忙,只顧得上金錢和利益,而甚至,他們也得不到什麼,也反思,我的堅持是什麼?
        所以對於山本耀司也一直著迷,接觸黑白服裝、面料以及與低調隨意相關的生活哲學,沒有參與雙十一血拼,人們應該反思,雙十一是否是人類資源的最大浪費?至少我執著的認為,是的。
        一位朋友於前一週,在離別西子湖時,給我一個擁抱,一份不尷尬的真誠,雖然已好久沒有這樣。

活在當下

        
        灑水車為過馬路的行人洗了個澡,空氣中瀰漫著環保的味道;城裡的車兒都已從第一個路口排到了第二個路口,走路的人依然抽著煙頭。
        讀了朴树的「十二年」,極為共鳴,也請各位好友可以沉下心讀一讀,反思自己,而我也該努力。
        被工作的事兒鬧心,精神崩潰了一晚,擦了擦脏脏的鞋子,聽了會兒蔣勳的「金剛經」,也該好些了。
        簡單生活=活在當下!當下就活著了!——范曉萱。

好好地

        
        思緒飛揚的少年,是從前的我;思緒飛揚的我,依然如從前,可身份已不是「少年」二字。
        朴树依然朴树,聽他的歌,洋溢人性的純真,看到自己彷彿年少青春,即便等了十二年。為「好好地」歌詞所喜悅與感動,人生能有多少堅持?比如保持那一種純粹的追求狀態,不為名利所動,不為金錢所淪,簡單滿足,一切皆空。「我愛這快樂,孩子般快樂」,這是我一直的追求。
        迎著風,都會笑,好好地,过老天爷给的每一天 🙂
        IMG_5100

三心二記

        
        這是一篇拖延患不治者的三心二記。
        團隊的嵊泗島之行親切愉快,除了不吃海鮮,還有美景相伴,寺廟,鐘鳴,在心中,在遠岸。大抵被開拓過的風光,都多少差矣。-九月三日~九月五日,二零一五年。
        郎哥的唱片店終於走完了該走的路,買了一打唱片,留作紀念,青春回憶如此,一切都好好的。-九月九日,二零一五年。
        心神遊離的九月,還好有大家在。公司月中時的桐洲島拓展,著實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孤獨,泛舟、篝火、滑翔。不、孤、獨,這三個字,遙遠而陌生,聽過蔣勳的『孤獨六講』,孤獨沒有什麼不好,使孤獨變得不好,是因為你害怕孤獨,我不害怕孤獨。晚上打字,都多少憂郁。-九月十二日~九月十三日,二零一五年。
        心有多少凈水,就有多少世界。
        我沒有放棄治癒 :)

IMG_3164

SEAN

waves

teambuiding

dew

morning

couple

Im in the air

黑白

        

        因为山本耀司,我开始迷恋黑与白,阴阳太极。
        因为不想错过,我临时决定去上海,学习原研哉 x 马岩松的设计对话,参观「设计:为了爱犬」(ARCHITECTURE FOR DOGS)上海展,静听原研哉设计沙龙。
        关注了多年 MUJI,爱上它的虚空,缘分来了,自然是想亲近一回。一直认为,我喜爱美学,与我之不参与设计工作,并不矛盾,而幽默与严谨大抵也都不是矛盾的,所以马岩松自来幽默,原研哉自来严谨,而我,自来不专业。
        没有绝对的黑,自然也没有绝对的白。
        KENYA HARA X MA YANSONG
(ARCHITECTURE FOR DOGS @SHANGHAI)

在木星

        
        晨起卯时,只为君归,归来呀也,归来呀也。
        梵音那般,荡漾耳畔,若佛召唤,泪水满面。
        那年朴树,天真少年,亦归来也,亦归来也。
        十二余载,只为欢颜,若君悲欢,只为明月。

        「今日归来不晚,彩霞濯满天。」
濯漫天

活着的爽

        

        沉浸了一个月,迷离了一个月。听范晓萱的音乐总能找回自我,无论何时,于何种处境。
        这个月让我兴奋,愉悦的工作节奏,夏日的泳池,和期待已久的音乐。回绍兴那天,预报台风天,老天眷顾,没有大碍,台风后的第二天,拜访老师,与之谈工作的理想,达成一致,很是喜悦;又约了 long time no see 的 Julia,帮她拍摄照片,一起吃素食,感觉到她的魅力,爱动物,又单纯的模样,而在阳光下,我被她的柔美深深吸引,情不自禁的按着手机的快门,我想,这就是摄影者的病吧。
        「前进一点就拥有希望,这就是活着的爽。」
        IMG_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