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

        
        喜歡學誠法師在微博與大家問答中的一節:「只要自己的心不上前“迎敵”,他人的拳頭就猶如打在棉花上。」
        這兩天想起這句話來,忽然也特喜歡「棉花」二字。
        很難罷!做一個心如棉花的人,在當下。但我有這樣的願望。溫柔的對待每一個人,過去心不得,現在心不得,未來心不得。
        每一株美好願望,就像永生的棉花,努力讓它們開遍我的心房,嗯。
        

丁酉・雪

        
        丁酉的雪,來的更猛一些。
        人們的心裡是矛盾的,既想要窩在家裡取暖冬眠,又想要與天地纏綿,欣賞自然的奇觀。我選擇了後者,在積雪盈尺的那個清晨,走了一遭花圃-楊公堤-曲院風荷。
        其實也不矛盾,我本身是個執著於美的人。心想如果錯過這一季,那麼來年便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所以不顧一切的前去拍攝,倒也有趣。好在對作品比較滿意。
        天地萬物消融又復蘇的姿態,老子之道,還有朱曉玫指尖的東方巴赫,似乎讓人對「柔弱者,生之徒」,又有新一輪的理解。






Привет, 2018

        
        Привет, 2018 🙂
        
        「做一個平靜的人…」這幾日總是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也願在2018年成爲這樣的自己。
        平靜的吃飯,平靜的睡眠,平靜的呼吸,平靜的說話,平靜的行走,平靜的工作,平靜的歌唱,平靜的聆聽,平靜的玩樂,平靜的閱讀……
        或許我無法錯過那些必經的經曆,我善待的,質疑的,虛妄的甚至仇視的世界裏,所有相皆是印在生命中的,珍貴的觸動與成長的意義。
        我依然是好學生,是的,去放下那一頁讀完的故事;是的,去迎接那一份未知的時光。
        

清晨,日暮

        「也許從未看清過,這一座迷宮」
        ⋯⋯
        今年的生日(11/26)過的挺平凡的,和朋友逛逛商場,吃個晚餐,還有看了電影「尋夢環遊記」,但挺好的。忘了說,還喝了很喜歡的紹興黃酒系列「手工冬釀」。
        也許都忘了自己是幾歲,「世界在霧中」。
        ⋯⋯
        朴師傅那首無名的歌兒終於填詞了,在唱片版裡,特好,覺著要是在現場應該特容易感動哭。所以就特努力學會了彈譜,和演唱。
        「獵戶星座」的歌詞裡有一句「清晨 日暮 何處是我的歸宿」,恰逢生日那天去法喜寺路上,拍了一段林間划過的片段,以及陽光透過樹林投在寺廟外壁上的影,一對夫婦漫步前行。
        後來和朋友走在路上,迎著日暮拍了自己覺得特乾淨的路,和月色與路燈映在樹梢的相片。
        我珍惜每一刻老天爺給我的時光,縱然慢慢流逝,也倍加熱愛,或是我的貪心罷。

        清晨

無常

        
        娑婆世界,是缺陷的世界。當我面對時間,空間,人物,以及萬物流動,我深刻感到的,是無常。在我的生活中如此,工作更是亦然。
        很多的身邊人,在人世中追求完滿,在不滿中不擇手段,而不自知,但一切無法操縱,在遊戲規則,在人情世故中。在嘆息中,或許順應天道才好一些。
        我慢慢開始接受生命中的無常,接受我理應承受的所有好壞,是非,所以,你在躲避什麼?

九月

        
        九月,北風就從今夜開始⋯⋯
        真是好舒服的風,想把窗戶、房門都打開,但又想到秋收冬藏,又慌忙的把門窗都關好。「好好地II」朴树上海演唱会過去兩週,依稀回味。
        命運如刀,但無債不來,所以順其自然。也許我們被命運推入小船,任許多事情自然發生,順應天道而過,一切都好。

Baby , До свидания

        

        像朴師傅那樣,秋冬之際,瘋狂拖延,但最終還是交了稿,時隔上回寫博客,整整過了一季。我想,寫博客就隨緣罷。
        喜歡許巍的⎡故事⎦:⎡故事里始终都有爱,无论有什么样的艰难曲折;故事里永远都有爱,永远是美丽温暖的光明结局。寂静的天光云影,映衬着冬日的晚霞;我最亲爱的朋友,你给我春天的感觉⋯⋯⎦大抵詩詞能力不如從前,也只好借用他的表達,好在意義相同。
        喜歡反複拍攝西湖,並玩味的處理成浮世繪,藝術本沒有什麼戒律,所以我可以隨心所欲。與公司的夥伴分享了手機攝影的經驗,但又會覺得這樣太過張揚,好在大家歡喜。
        喜歡定期開始整理自己,從房間,從生活,從溝通,從學習,時光點滴,也許重複,好在每一刻都是嶄新的。
        又一年生日,⎡好好地,過老天爺給的每一天⎦。

img_5827

img_5828

        
        晚間,獨自跑去素食餐廳飽餐了一頓,回公司路上,突然想起,今天是工作三年整,而博客,斷斷續續的,也寫了整整十年(8/4/2006~8/4/2016),一個從瘋狂詩詞,轉用手機攝影作為內心的表達,的少年。
        聽日本音樂,不懂其義,大抵也能感受的到,日本人內心的孤獨,渺小又深刻,那種苦苦的滋味,我偶爾也會有這樣的感受,但這並非不好,因為還是可以馬上讓自己充滿元氣。
        前段日子常回家,發現在夏日乘坐 G167 的魅力,是到站時刻,恰好漫天彩霞,內心驚呼,手機拍到沒有電關機,一個人匆匆隨暮色消失。
        也許越長大越有戀家的情結,「捨得」二字,也要取很久的平衡,也許當下才是最舒適的狀態,但作為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要做到「當下」二字,著實需要一些努力。
        這般時節,確有很多想要接觸點事物,時間和內心自然平衡了一切,都不晚,都不早,都恰好。
        這段歲月我的心態是,随心所欲,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活的自在。

        暮色 - 7/28/2016
IMG_9924

IMG_9930

IMG_9927

        暮色 - 8/12/2016
FullSizeRender 4

FullSizeRender

IMG_0240

FullSizeRender 5

舞•桜

        
        這是一篇,本該在早春發佈的文章。但春夏之交,真是個容易遺忘的季節,存檔了好久,才翻看發現。
        大抵喜歡不寒不火的日子,也就自然遇見了最溫柔的早櫻。賞櫻漸漸成為習慣時,自己的身心也隨之舞蹈起來,那些看似靜謐的綻放著的,櫻花兒,在暖風中翩翩,我也希望自己的心情,可以永遠那般。
        喜歡一句評論:「如果你有一個愛的人,和她跳著某一隻舞的時候,你會不會喜極而泣?」「会:)」
        晚安:)
IMG_2871

IMG_3015

IMG_2911

IMG_2887

IMG_3016

IMG_2888

IMG_3017

IMG_4160

IMG_4271

鄉田

        
        兩週前,參加大學室友的婚禮。
        婚禮前一日,驅車其老家,已然忘其名的鄉村,好在向晚時分,光線未滅。民居水墨一般,稻田繽紛隨風,遠處歸家紅衣,幾乎如畫的景象,心境遼闊。
        初夏,蟲鳴,田野,原味 - 誰不想要逃離喧囂,回歸這樣的素樸?
        我早已不在乎小蟲兒們對我的打擾。
IMG_6569 cop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