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月,而立

       決定到碧山村做義工算是一種生命延續的緣分,心中所念的那種歸園田居的生活,一不小心便為我開了門。

       己亥年九月初九重陽,獨自離開喧囂城市,越過群山,便來到碧山。那個陌生的、未知的、神秘的、深遠的,讓人著迷,在 AQI 低於30的碧山村,每天都是藍天白雲,星空萬里,毫無保留的我,被它的寧靜環抱。

       碧山村沒有西遞、宏村那樣過度的開發,純粹、自然是它的本來。毅然決然來這裡是因為長岡賢明的「長效設計」理念與他創辦的品牌 D&DEPARTMENT 雜貨店,開在年逾50的碧山工銷社(供 作 工,意工匠精神、手工藝等),透過觀察與學習店鋪中的每一件產品紹介,讓我重新思考曇花一現的消費社會,我們自己,甚至人類應如何面對自己的消費行為?

       幾乎每一件看似簡單又不明價值的產品經過一番介紹後,便讓人感動,甚至心動,在這樣反覆的過程中,我也自然而然的重新調整自己看物的眼光,更加堅守環保主義與長效設計的原則。

       冬月,而立,一切彷彿剛剛開始。一直以來,在不斷的人生經驗中,提升選品的眼光,讓我對事物的捕捉更加細膩。也願妳能漸漸理解我所有想法的初心,因為我從未在追夢的路上停滯 :)

樹,萬千形。

或伐,或啄,或曬,或淋,

沒有保護,

亦平靜自然。

樹,萬千情。

或綠,或枯,或伸展,或葉落;

無盡輪迴,

亦無我生長。

我願是樹,任妳雕琢,

我願是樹,任妳依靠,

我願是樹,透過枝葉,給妳陽光,

我願是樹,透過呼吸,給妳清涼⋯⋯

默默的,

默默的⋯⋯

世界無限流動

       最近癡迷兩種音樂:環境電子與世界音樂。

       人們具象的生活在沒有邊界的世界中,定義了觸、聽、見、聞、感⋯⋯彷彿也沒有具象可言。人心的世界或許大過我們具象的世界,所以萬物彷彿也沒有離開身邊。

       我們沒日沒夜的浪費資源,是不是,世界的另一個角落,也有一群這樣的人,沒日沒夜的走到死亡邊緣?這種感知越來越強烈,所以我盡量不消費主義,我也盡量不用塑膠製品。

       環境電子讓人坐於有限的空間中,感知無限綿延的空間;相似的,世界音樂讓人坐於有限的環境中,感知無限流動的世界。

       又彷彿,我的文字也在無限流動。

       ∞

民國一〇八年,台灣影記

       民國一〇八年,4/2-4/17。這次漫長又短暫,滿足又不捨的旅行,更生活化的深入探究了不同人生的意義,以及當下,未來。

       如果要用文字記錄,恐怕可以細緻到寫成書。事實上時間如此碎片,以至於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人流連。五千張左右的相片和影片,真的足以慢慢回味,每一張相片或每一段影片的背後,都可以寫下令人難忘又浪漫主義的感觸。

       每一次旅行留下的缺憾,都當作下一次出發的緣分,讓人又開始滿心期待。就以精選影片片段,復古化其中的情節,再配一些字句,來表達對於王家衛導演影片劇情之嚮往。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潮濕的北投,綿綿細雨,遠處地熱谷溫泉騰騰的蒸汽,和近處前行的路人,彷彿曖昧關係。

       正午,走過永康街,再到青田街,在臺北昭和町,百年日式建築中,解鎖素食日料。待客的人總是那麼規矩,動作、步伐以及語言,都規規矩矩。

       九份,晴朗。觀光客擁擠在依山的九份老街,走走停停。逛老街倒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珍藏那一刻放鬆的心情,無法複製。

       坐公車來到後半山腰,陽光灑落在金瓜石的家宅上,每家每戶都暖暖的,很幸福。

       日月潭的水,清澈溫柔,船隻滑過的速度,像是時光老人,步履不停;日月潭的山,層次優雅,雲朵飄過的交界,像是落上輕紗,若即若離。

       去年最大的缺憾,就是沒有好好遊走臺南,今年得到極大的滿足。無論是新鮮落成的臺南市美術館2館,還是依舊經典的林百貨,都值得不厭其煩的逛啊逛,溫故而知新,生活就是如此。

       列車駛離臺南,戀戀不捨,但前方有自由,也有廣闊天地 :)

       池上,水流卑南溪,風吹稻田。騎行在其中,彷彿置身世外桃源。這裏的樸素與自然,早已讓人播種下再來休閒的心願!

       再往北,就是玉里、長濱鄉。穿過這條小巷,我們自由飛翔!

       長濱鄉,神秘又有趣的地方,坐聊一個下午的「巨大少年」,請吃芭蕉的「書粥」書店,吹太平洋的風,望金剛山的嵐,在無邊與秘境的交界,覓得一方平靜。

       依山而居,與民宿主人侃侃而談,清晨聽著雞鳴起床,看隱約的日出,呼吸新鮮的空氣,民宿主人準備了早餐,一起享受片刻的自然,和田園生活。

無為

        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尚未入臘,空氣卻冷到了冰點,杭城下過兩場大雪,算是一份紀念。

        似乎這一年學會了冷靜呼吸,心跳也不過那些數字。或許是快要跨入2019年,所以接近的幾天一直在想,人類的行為到底是自然規律,還是社會規則?如:一定要讀書,一定要工作,一定要結婚,一定要生孩子,生病了一定要去醫院⋯⋯不斷嘗試選擇那些社會人不會選擇的方式,或許是我的當下,或未來。

        會有人問我,你的人生規劃是什麼?或許我真的不願意面對,因為我往往會反問,每個人都無法預知未來,為何要對未來有所顧慮或準備?或許真的有準備,或許只是一種藉口。我已經不止一次的反思,人生只是一種經歷,若未來接踵而至,千方百計有應對,倒也是不錯的,無需苛求。

        事實上我對「無為」也沒有太特別的瞭解,只是在百科中看到解釋,覺得白話的解釋符合自己內心的想法,所以就特喜歡這個詞,或對或錯。我內心特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所以做出選擇,我想這是我喜歡的活法。

        我試著和這個世界和解,或許也是一種「養生」的選擇。事實上所謂的自由是什麼?到現在也無答案,因為人的所有行為都以經驗束縛,並無自由。我至今聽過最善良的話,是「素食,首要的不是讓自己長壽,而是讓動物長壽」,所以我4年前選擇素食,並持之以恆。

        2018年的最後一天,我真的不願意計劃任何,因為所有的計劃或不計劃,都無意義,或有意義。「地球最後的夜晚」,是我計劃去看的跨年電影,來年快樂 :)

太子灣,杭州

規則他說

        
        人類終究逃不過規則的。大多數人服從少數人。
        我們活在資本控制的世界中,而我或許只是觀眾。那些少數人所謂的人生哲學,我始終沒有認同,他們所有的行為不過都建立在所有形式的「掠奪」中,建立在物質不平衡中,透過那些所謂成功學的方式去獲得更多的物質。正因如此,更多的人在挨餓,更多的人活得更糟,更多的人過早離開這個,所謂美好又娑婆的世界。而多數人甚至會享受被掠奪的快感,比如網購,比如快時尚,比比皆是。
        如果這個世界充滿虛妄,我們何不清醒自己,在任何規則面前無動於衷,在萬物生長同時,思考逝去的同類,逝去的所有我們該幫助的同類。
        而我們不是那樣的我們,我們傷害動物,我們搶食,我們砍伐,我們焚燒,我們汙染,我們所謂加速發展,那些所謂的規則最終也不過死路一條。
        或許十二年後,地球真的會失控。
        喜歡坂本龍一選的歌兒,無比喜歡。

民國一〇七年,台灣散記

       民國一〇七年,4/16-4/25,台灣獨自旅行。直到現在依然沈浸在所有片刻的回味中,無論拾得的風光還是旋律,都難忘不已。

       於我,台灣是親切又陌生的,也正因如此,我便可以更勇敢的去了解她,去喜歡她,去愛她。事實上,我不喜歡旅行攻略,因為我覺得,那是一種模板化設計,不具獨立性,所以我打開地圖,從我自己愛好的文史、地理、風光類別,點選了那些我要走過的紀念,又用時間串連它們⋯⋯不過在此,便不詳述了罷,請看圖(會有部分缺漏的地點)。

       其實我最深刻、又最短暫的台灣印象是在台南的林百貨,這座在昭和初年建成的百貨大樓裡,播放著鄧雨賢的創作,踱步其中,彷彿置身在那無慮自在的年代,快樂的想要舞蹈。到現在,我依然滿心歡喜⋯⋯

       所有的所有的所有,都在相片中真誠的顯影;又或許,看到美的事物,我都很想哭罷!一定還會再去,台灣 :)

· 通往台北!·

· 台北街頭 x 機車 ·

· 台北街頭 x 雨夜 ·

· 台北街頭 x 建築群 ·

· 台北 x 空 ·

· 台北街頭 x 斑馬線 ·

· 台北 x 士林官邸花園 ·

· 台北 x 101 ·

· 台北 x 再別 ·

· 台北 x 清晨 ·

· 宜蘭 x 平原 ·

· 墾丁 x 日暮 ·

· 墾丁 x 海 ·

· 墾丁 x 龍磐公園 ·

· 東海 x 弄錯的車站 ·

· 枋寮 x 車站 ·

· 台東 x 車站 ·

· 綠島 x 遲暮 ·

· 綠島 x 晨曦 ·

· 綠島 x 帆船鼻草原 ·

· 綠島 x 緩流 ·

· 綠島 x 世界地球日 ·

· 綠島 x 靜海 ·

· 台南 x 神農街 ·

· 林百貨 x 台南街景 ·

· 林百貨 x 末廣神社 ·

· 高雄 x 市景 ·

· 高雄 x 向晚 ·

· 高雄 x 夜 ·

· 歸期 x 在雲端 ·

棉花

        
        喜歡學誠法師在微博與大家問答中的一節:「只要自己的心不上前“迎敵”,他人的拳頭就猶如打在棉花上。」
        這兩天想起這句話來,忽然也特喜歡「棉花」二字。
        很難罷!做一個心如棉花的人,在當下。但我有這樣的願望。溫柔的對待每一個人,過去心不得,現在心不得,未來心不得。
        每一株美好願望,就像永生的棉花,努力讓它們開遍我的心房,嗯。
        

丁酉・雪

        
        丁酉的雪,來的更猛一些。
        人們的心裡是矛盾的,既想要窩在家裡取暖冬眠,又想要與天地纏綿,欣賞自然的奇觀。我選擇了後者,在積雪盈尺的那個清晨,走了一遭花圃-楊公堤-曲院風荷。
        其實也不矛盾,我本身是個執著於美的人。心想如果錯過這一季,那麼來年便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所以不顧一切的前去拍攝,倒也有趣。好在對作品比較滿意。
        天地萬物消融又復蘇的姿態,老子之道,還有朱曉玫指尖的東方巴赫,似乎讓人對「柔弱者,生之徒」,又有新一輪的理解。






Привет, 2018

        
        Привет, 2018 🙂
        
        「做一個平靜的人…」這幾日總是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也願在2018年成爲這樣的自己。
        平靜的吃飯,平靜的睡眠,平靜的呼吸,平靜的說話,平靜的行走,平靜的工作,平靜的歌唱,平靜的聆聽,平靜的玩樂,平靜的閱讀……
        或許我無法錯過那些必經的經曆,我善待的,質疑的,虛妄的甚至仇視的世界裏,所有相皆是印在生命中的,珍貴的觸動與成長的意義。
        我依然是好學生,是的,去放下那一頁讀完的故事;是的,去迎接那一份未知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