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意義

       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只要拍到好看的照片,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快樂,這也很好。

      陪伴不到兩年的索尼相機轉手了,因為在這兩年,我沒有好好的陪伴它,也沒有發揮它的極致,放下它,也讓我深刻的反思,與重新思考相機,與攝影的重要意義。

      事實上,或許我真的沒有很喜歡這台相機,他的快門聲很響亮,他的記錄性又很弱,沒有只存拍照功能,一堆如攝像等附加值的融入,讓我覺得他不夠純粹;每次拿起拍攝的時候,都沒有讓我感覺到它和時間的關聯,這應該是我和它漸行漸遠的原因。

      有一天晚上在書店翻看「論攝影」的一些畫面,讀到圖下方的註釋,反思攝影的意義。想起四月在臺北昭和町徠卡之家,感悟「攝影,是無法複製的時光」,這種強烈的感觸又在那一刻共鳴。

      當下,我們拍攝風光也好,街頭畫面也好,親情、友情、愛情⋯⋯在記錄剎那美好時,它們又變成記憶畫面。是,有一些感傷。接下來的時光中,我想更多的運用手中的微型相機 —— iPhone XS ,更純粹的記錄更多有意義的畫面,希望這樣的畫面,不僅可以讓自己和所愛的人在很久以後翻看時,會心一笑,也可以讓下一代人,更下一代人看到時,感嘆在我們這樣的年代,記錄著讓人值得回憶與反思的畫面!

       不知道我的下一台相機什麼時候到來。

       晚安 :)

民國一〇八年,台灣影記

       民國一〇八年,4/2-4/17。這次漫長又短暫,滿足又不捨的旅行,更生活化的深入探究了不同人生的意義,以及當下,未來。

       如果要用文字記錄,恐怕可以細緻到寫成書。事實上時間如此碎片,以至於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人流連。五千張左右的相片和影片,真的足以慢慢回味,每一張相片或每一段影片的背後,都可以寫下令人難忘又浪漫主義的感觸。

       每一次旅行留下的缺憾,都當作下一次出發的緣分,讓人又開始滿心期待。就以精選影片片段,復古化其中的情節,再配一些字句,來表達對於王家衛導演影片劇情之嚮往。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潮濕的北投,綿綿細雨,遠處地熱谷溫泉騰騰的蒸汽,和近處前行的路人,彷彿曖昧關係。

       正午,走過永康街,再到青田街,在臺北昭和町,百年日式建築中,解鎖素食日料。待客的人總是那麼規矩,動作、步伐以及語言,都規規矩矩。

       九份,晴朗。觀光客擁擠在依山的九份老街,走走停停。逛老街倒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珍藏那一刻放鬆的心情,無法複製。

       坐公車來到後半山腰,陽光灑落在金瓜石的家宅上,每家每戶都暖暖的,很幸福。

       日月潭的水,清澈溫柔,船隻滑過的速度,像是時光老人,步履不停;日月潭的山,層次優雅,雲朵飄過的交界,像是落上輕紗,若即若離。

       去年最大的缺憾,就是沒有好好遊走臺南,今年得到極大的滿足。無論是新鮮落成的臺南市美術館2館,還是依舊經典的林百貨,都值得不厭其煩的逛啊逛,溫故而知新,生活就是如此。

       列車駛離臺南,戀戀不捨,但前方有自由,也有廣闊天地 :)

       池上,水流卑南溪,風吹稻田。騎行在其中,彷彿置身世外桃源。這裏的樸素與自然,早已讓人播種下再來休閒的心願!

       再往北,就是玉里、長濱鄉。穿過這條小巷,我們自由飛翔!

       長濱鄉,神秘又有趣的地方,坐聊一個下午的「巨大少年」,請吃芭蕉的「書粥」書店,吹太平洋的風,望金剛山的嵐,在無邊與秘境的交界,覓得一方平靜。

       依山而居,與民宿主人侃侃而談,清晨聽著雞鳴起床,看隱約的日出,呼吸新鮮的空氣,民宿主人準備了早餐,一起享受片刻的自然,和田園生活。

規則

        
        有時候我想,這個世界是規則化的,而人的存在意義是什麼?是規則的本質,還是規則的相?
        喧囂過後,從白晝到黑夜,我也不過只是一個在黑暗中,做著和這個世界似乎毫無關係,又有連結的事,的人。
        時間在走啊,風也在吹,乾涸的喉嚨,一遍又一遍被剛煮好,冷卻的水淨潤著;鍵盤劈劈啪啪發出作響,似乎這些都不是生活,而只是我所表演的情節。
        宣洩過後,情緒的那些起伏,似乎成為我所感知世界的方式,可我,依然反抗著,並堅定不移。
        才可能慢慢的懂得,止語,或是一種靜思的開始,和,接納的過程。
        

民國一〇七年,台灣散記

       民國一〇七年,4/16-4/25,台灣獨自旅行。直到現在依然沈浸在所有片刻的回味中,無論拾得的風光還是旋律,都難忘不已。

       於我,台灣是親切又陌生的,也正因如此,我便可以更勇敢的去了解她,去喜歡她,去愛她。事實上,我不喜歡旅行攻略,因為我覺得,那是一種模板化設計,不具獨立性,所以我打開地圖,從我自己愛好的文史、地理、風光類別,點選了那些我要走過的紀念,又用時間串連它們⋯⋯不過在此,便不詳述了罷,請看圖(會有部分缺漏的地點)。

       其實我最深刻、又最短暫的台灣印象是在台南的林百貨,這座在昭和初年建成的百貨大樓裡,播放著鄧雨賢的創作,踱步其中,彷彿置身在那無慮自在的年代,快樂的想要舞蹈。到現在,我依然滿心歡喜⋯⋯

       所有的所有的所有,都在相片中真誠的顯影;又或許,看到美的事物,我都很想哭罷!一定還會再去,台灣 :)

· 通往台北!·

· 台北街頭 x 機車 ·

· 台北街頭 x 雨夜 ·

· 台北街頭 x 建築群 ·

· 台北 x 空 ·

· 台北街頭 x 斑馬線 ·

· 台北 x 士林官邸花園 ·

· 台北 x 101 ·

· 台北 x 再別 ·

· 台北 x 清晨 ·

· 宜蘭 x 平原 ·

· 墾丁 x 日暮 ·

· 墾丁 x 海 ·

· 墾丁 x 龍磐公園 ·

· 東海 x 弄錯的車站 ·

· 枋寮 x 車站 ·

· 台東 x 車站 ·

· 綠島 x 遲暮 ·

· 綠島 x 晨曦 ·

· 綠島 x 帆船鼻草原 ·

· 綠島 x 緩流 ·

· 綠島 x 世界地球日 ·

· 綠島 x 靜海 ·

· 台南 x 神農街 ·

· 林百貨 x 台南街景 ·

· 林百貨 x 末廣神社 ·

· 高雄 x 市景 ·

· 高雄 x 向晚 ·

· 高雄 x 夜 ·

· 歸期 x 在雲端 ·

棉花

        
        喜歡學誠法師在微博與大家問答中的一節:「只要自己的心不上前“迎敵”,他人的拳頭就猶如打在棉花上。」
        這兩天想起這句話來,忽然也特喜歡「棉花」二字。
        很難罷!做一個心如棉花的人,在當下。但我有這樣的願望。溫柔的對待每一個人,過去心不得,現在心不得,未來心不得。
        每一株美好願望,就像永生的棉花,努力讓它們開遍我的心房,嗯。
        

丁酉・雪

        
        丁酉的雪,來的更猛一些。
        人們的心裡是矛盾的,既想要窩在家裡取暖冬眠,又想要與天地纏綿,欣賞自然的奇觀。我選擇了後者,在積雪盈尺的那個清晨,走了一遭花圃-楊公堤-曲院風荷。
        其實也不矛盾,我本身是個執著於美的人。心想如果錯過這一季,那麼來年便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所以不顧一切的前去拍攝,倒也有趣。好在對作品比較滿意。
        天地萬物消融又復蘇的姿態,老子之道,還有朱曉玫指尖的東方巴赫,似乎讓人對「柔弱者,生之徒」,又有新一輪的理解。






有一天,我理解了椎名林檎

        
        忽然有一天,我似乎明白椎名林檎或那些聽她的歌的人們,有那麼多時間,或許似乎活在浮躁中,從椎名林檎的唱腔與樂曲中深刻共鳴。
        椎名林檎是個怎麼樣的歌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初聽說她那麼火,我卻毫無知覺,甚至不理解。而現在我看到了聽到了那一面,當我漸漸不知所措的時候,當我的耳膜為之開放的時候,那種浮躁的生活感,不為自然環境所感動的內心的慌亂,迸發了出來。
        我深刻理解椎名林檎的那些不羈、自我甚至那種似乎遍體鱗傷後的樂感所表達的對自由的渴望。近乎變態的現世也會讓人變得更加真實啊!可正如我意。
        而那一天,就是今天,當下的一瞬。溫暖陽光下的冰冷空氣中的,那個胡思亂想的我,的一天。

Привет, 2018

        
        Привет, 2018 🙂
        
        「做一個平靜的人…」這幾日總是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也願在2018年成爲這樣的自己。
        平靜的吃飯,平靜的睡眠,平靜的呼吸,平靜的說話,平靜的行走,平靜的工作,平靜的歌唱,平靜的聆聽,平靜的玩樂,平靜的閱讀……
        或許我無法錯過那些必經的經曆,我善待的,質疑的,虛妄的甚至仇視的世界裏,所有相皆是印在生命中的,珍貴的觸動與成長的意義。
        我依然是好學生,是的,去放下那一頁讀完的故事;是的,去迎接那一份未知的時光。
        

清晨,日暮

 

        「也許從未看清過,這一座迷宮」
        ⋯⋯
        今年的生日(11/26)過的挺平凡的,和朋友逛逛商場,吃個晚餐,還有看了電影「尋夢環遊記」,但挺好的。忘了說,還喝了很喜歡的紹興黃酒系列「手工冬釀」。
        也許都忘了自己是幾歲,「世界在霧中」。
        ⋯⋯
        朴師傅那首無名的歌兒終於填詞了,在唱片版裡,特好,覺著要是在現場應該特容易感動哭。所以就特努力學會了彈譜,和演唱。
        「獵戶星座」的歌詞裡有一句「清晨 日暮 何處是我的歸宿」,恰逢生日那天去法喜寺路上,拍了一段林間划過的片段,以及陽光透過樹林投在寺廟外壁上的影,一對夫婦漫步前行。
        後來和朋友走在路上,迎著日暮拍了自己覺得特乾淨的路,和月色與路燈映在樹梢的相片。
        我珍惜每一刻老天爺給我的時光,縱然慢慢流逝,也倍加熱愛,或是我的貪心罷。

lp

        

        愛好真的是一件有趣又可愛的事兒。
        CD淘了15年載,今天,開始黑膠唱片支路(因為CD依然沒有放手,故作「支路」)。前幾日與朋友聊至,音樂與任何愛好如同戒律,你為其的付出心甘情願,在不與其有緣的人眼裡也許淡然,但你嗜她如命。
        第一次感受到,臥室也可以愈來愈美妙,置入一張 GOULD 貝多芬,又或不知其名的俄國鋼琴曲,如同巨大空間中,孤單彈奏者,在午後日光中,透射出塵埃與時間的交匯,我懂,願有幸讀到這些文字的你也懂,誰不曾幻想彼此的共鳴?
        晚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