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則

        
        有時候我想,這個世界是規則化的,而人的存在意義是什麼?是規則的本質,還是規則的相?
        喧囂過後,從白晝到黑夜,我也不過只是一個在黑暗中,做著和這個世界似乎毫無關係,又有連結的事,的人。
        時間在走啊,風也在吹,乾涸的喉嚨,一遍又一遍被剛煮好,冷卻的水淨潤著;鍵盤劈劈啪啪發出作響,似乎這些都不是生活,而只是我所表演的情節。
        宣洩過後,情緒的那些起伏,似乎成為我所感知世界的方式,可我,依然反抗著,並堅定不移。
        才可能慢慢的懂得,止語,或是一種靜思的開始,和,接納的過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