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雪

        
        丁酉的雪,來的更猛一些。
        人們的心裡是矛盾的,既想要窩在家裡取暖冬眠,又想要與天地纏綿,欣賞自然的奇觀。我選擇了後者,在積雪盈尺的那個清晨,走了一遭花圃-楊公堤-曲院風荷。
        其實也不矛盾,我本身是個執著於美的人。心想如果錯過這一季,那麼來年便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所以不顧一切的前去拍攝,倒也有趣。好在對作品比較滿意。
        天地萬物消融又復蘇的姿態,老子之道,還有朱曉玫指尖的東方巴赫,似乎讓人對「柔弱者,生之徒」,又有新一輪的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