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闻几则

        

        元宵去了 LOMOGRAPHY Shanghai 。非常有意思,各种 LOMO 相机与胶卷,以及有趣的影像创作概念。简直,就是一个 LOMO 相机小王国。想到四月要参加朋友的婚礼,便买了三卷 400 度的胶卷,其实同样的度数什么牌子都可以选择,没有很大区别,用「纽摄」的话说就是,那不过是商家们手心手背的事儿。第二次拍摄婚礼,应该会更加熟练吧?嗬嗬。
        昨晚想到胶片摄影的趣味,便想起小时候。有一次,妈妈带我去绍兴凤凰照相馆拍一寸照,那时还是胶片摄影,反正是一次定型。然后去取照片时被告知拍摄的时候我闭眼睛了,这是非常有意思的驳论,是照相馆的摄影师的技术责任呢,还是因为闪光灯的缘故我不小心闭眼了呢,然,最后各执一词,店主退了一步给我重新拍了,哈哈。我很恋旧,于是想起偶尔小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还有一回,和发小玩儿。其中一位的父亲给我们仨拍的合影,我也闭眼了,像是拥有梦的孩子一样,是不是很有意思?哈哈!
        有趣的童年小事儿还有很多,待我想起时,与你分享 🙂

young

LOMOGRAPHY SHANGHA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