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之二

        湿漉漉的空气被大多数人厌恶着。
        流行和乡村味混合的 Taylor Swift 的音乐也被一些个性的人所讨厌,也许是因为旋律太好听的缘故。他们喜欢黑氛,喜欢后朋克,又或是一些独立金属哥特风的音乐。我大抵喜欢旋律开朗如同讨厌抑郁的天气一般的音乐。
        一件单薄的风衣,从过深的裤兜里掏出一枚永远也咬不断的人民币来,自觉的投进那公交上的某一处缺口,哐当。车上所有的乘客的目光都朝向我,我左右上下打量着每一位,没有熟悉的,便抓住一个把手操着裤兜横站着。
        发了一条短讯息给朋友,“出来吧,没什么事,就是走走说说话”。我的心思就该如此单纯的,不然活着便太复杂太复杂。公交车的玻璃窗上的污浊被雨水冲走,水珠在它上面浮着仰望天空,阴霾的车声此起彼伏。“车辆转弯,请拉好扶手,车辆转弯,请注意安全”,我喜欢这座城市的单纯,甚至小到不被人发现,大不了就是被遗忘在千年历史里。
        下车后,穿梭了几条弄堂的深处,住着一两户欢笑的人家,再看看剥落故事的墙体,以及老者深深的痕的额头,我便再不想什么浮夸了。另一处,图书馆里的人的眼神都充满了对文字和学识的渴望,多么动人可爱。
        天空没几日便又是见晴了的,无论在何处我习惯了思考,天空随它阴晴,我本不在意这一些,倒是有几处红绿色香的花草,惹的我顾不上有没有着凉或湿透就按下了快门。
        而在此刻最重要的结论是,以上文字多数虚构。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