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散文

        瑞雪即至,爆竹渐弱。
        表姐昨儿来了电话,28分钟之间,各种交流都是有的,也必然得出了一个结论便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想我愈来愈脱离一些群众了罢。
        期间也被她取笑了一些,分出个成熟与幼稚来。多少秘密是需要一些藏匿,免得世人无暇猜疑,所以便不一一抖露了出来。风风尘尘一笑世俗,也最终回归了最纯真的自己。哦,此刻,8.82 oz 的膨化巧克力下肚了,推论了我的贪吃。假期大约将过去一半,也理应加速度看看文字接受一些文化了罢。闲着,便没有方向;认真起来,也便有了。
        大抵这雪与我无关,爆竹也闹我心乱,唯音乐供我作乐,形色中享受了一番。明天午后便出门走走,哪怕有前些日子的刺骨,我也坚忍着去看看世界究竟多少精彩。亲朋好友间去叩门,长辈那儿尽一些孝道,此非乐趣呼?万事不可皆为我所乐,我也不退半步任其随所,定是要拿出一些乐观来,讨一些顺心。
        “幽僻处可有人行,点窗台白露泠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