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着

        从小到大,父母给了我莫多的自由。就连这回,我寻思买一件冬衣,妈妈说,你觉得妥当,就自己定了结论,我忽然是觉得自己不知所措,大抵是因为这钱的来源。其实前后往来我一直是征求他人的意见的,这样一旦两个人的思想发生化学变化,结论便显得极为有力。前几天和朋友在校园里走走谈谈,聊的不多,却达到了许多的共识,我俩都不是想这样纯粹的生活的,我们一定要去疯狂。
—————————————
        身边的很多女生都是有结着同性伙伴的,什么事儿都要一起才显得所谓亲切,我大抵就是看不惯这样那样的小姐妹,所以也失了几位良友的距离。若是参与进去,怕是会惹着尴尬,这是谁都不想的。
        不要抓取我的思想,设计一份美妙的陷阱,抑或背地里偷聊上几句不好听的词句作为挑拨情感的手段,“姑娘们”也只会耍耍小聪明,以后定是要吃亏的。该滚的人都滚了清净,抑或消失了或虚伪的参着我这空间,我大抵就是直截的,便也是我认为的好,不需要驳辩,那不过是一些文字的虚假。大不了花瓶们尊为花瓶,定是不可能被我称为画卷。
        我也有自己的行走方式,暂且无视这样的琐碎,回头看这些脑袋里存着的念想,真是显得无聊之至。
—————————————
        周末老朋友聚会,看个电影,品尝一下旧情。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