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与相片

        一位铆着劲儿骑着三轮的瘦弱的老者在36摄氏度的空气中咬紧着牙想要骑过胜利大桥,我情不自禁的帮他在三轮后边推了一把,有些后悔没有帮他一直推到桥拱。一位抽着两天一包的频率的烟的城市清洁工坐在树荫下向我诉说那城管在他瞌睡眯眼的时候监督他的故事,早上四点清扫到晚上八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因为家里困难。
        对于骑三轮的老者,我没有和他交流,因为他在人群中离我远去;对于那位环卫工人,我坚定的和他说,两天一包烟,这样绝对不行,伤身,像你这样的年龄,我认为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他无奈的喝了一口茶并且苦笑,我说你不如多喝茶,他说不行,因为烟瘾。
        我没有再去做什么报社实习生,我也没有做什么通讯员,自那卑微的几个月之后,我便非常讨厌大陆新闻行业。我宁愿身体力行的去给这些素朴的城市清洁工打打气,聊聊天,甚至唠上家常,也不会为了新闻报道而付出一滴汗水,每天工作16个小时的环卫工人,仔细一些便可看到他们时不时的靠在树下眯眼小睡,那沧桑的姿态啊,我实在不忍看下去,所以我拿起相机,我说,让我为您拍张照吧,他开心的笑着咧开嘴的时候我按下了快门,我想这本应该是属于他的幸福的面容,所以我有必要让这一刻定格在永恒,这也许是荒木经惟的言语和行为所教给我的摄影思想,那是大师的思想。而16个小时也体现了这座城市的污染程度,更体现一些人的变态。
        发几张最近拍的照片,环卫工人那一张是用胶片拍的,得等冲洗出来再上传。
        《性感与漏光》 女人最美的一处,男人眼前的思索。
        性感与漏光
        《听,花朵在绽放》 假想一种美。
        听,花朵在绽放
        《接受辐射》 赤裸的接受辐射的伤害。
        接受辐射
        《空》 宁静。
        空
        《残》 岁月把他们俩伤残了。
        残
        《逃离》 追逐自由。
        逃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