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也被愚弄过

        [xiami id=”2070641″]Seven Years — Norah Jones[/xiami]
        2008年的早期,我因为喜欢联系同学而买了一只型号为诺基亚 6120C 的手机,那时候是智能手机热潮的初期,诺基亚似乎一统天下。而那时候我还非常喜欢索尼爱立信这个牌子,但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因为过分吹捧索尼的相关产品,导致了我现在的不喜欢。买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手机,然后假装很神奇的觉得它能够得到保修,是大陆行货。然后我默默的失去了 Wifi 功能,当时认为是为了中国手机通信运营商的利益而把它阉割了,同时阉割了前置摄像头,以及 3G 模块。在那个也算是在这个连上网还在用流量计费的移动中国,我实在找不到话形容它资费的高昂了。整整五年,上网流量的资费总算是有了一定的优惠,约10~20元吧,不足为奇。
        俗话说诺基亚的手机抗摔,但一经拆卸再组装之后就不行了,大一的时候我将它换了外壳,淘宝买的非常水的一组外壳,贴合度极低。然后我照网上的步骤把它组装起来。很不幸的是后来充电接口坏了,傻乎乎的跑到诺基亚售后换了一个接口,淌过三年的手机,最后在某一天我洗衣服的时候从水管上滑落入水盆中,我将它立马拾起,拆了电池放了一晚上,似乎好了,可过了三四天,键盘有一排按钮不能使了,于是我决定不再为诺基亚送钱。
        谨以此纪念我那残疾的诺基亚手机。Nana 说,取下它的电池把机身放入酒精就好,还没试过。现在看,没有 Wifi 与 3G 模块的手机,是可笑的;在大陆买外国品牌的手机行货,也是可笑的。这就像在大陆买了一张 Norah Jones 的唱片一样,我喜欢 Original。在外国 3G 网络普及的那个年代,因为大陆的不流行甚至没有起步,让我失去了使用 3G 网络的权利,现在外国尤其是美国开始普及4G网络,大陆差不多开始普及 3G 网络。所以说:得之,我幸;不得,我所处境。当然,现在能在大陆用上3G网络,也算是这社会的进步。但其实,像苹果这样伟大的公司,是看不起我们这样的大国的,单从产品发布后的销售时间安排上来说,就是这样的。如果要在这里接一句话,我想可以是:“不管你信不信,我反正是信了”。但是我不接,说这种话的人必定是胡搅蛮缠肤浅的可以的人,但是,它火了,达到传播以及被人拿来耻笑的效果了,还有“凤姐”的炒作,亦是如此。
        科技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我买了 Android 的手机,256m 的内存,仅仅是半年多,就被淘汰了,但是若是降低要求,便也是够用了的。iPhone4 似乎也将是过去时了,单核手机似乎都将是过去时了,触摸手机惊人的普及率给触摸屏生产厂商带来无穷无尽的商机。还有一种设想,那就是“云”手机时代,那时候手机不用追求配置,只求哪种“云”做的更优秀就好了,我认为那将是智能手机的又一次革新。任何产品一定是朝着更加易用以及更加简单的方向进化的,这和生物以及文字是可以保持同样的理解的。还有环保,我以前硬是没有发现它的重要性,但自从认识了苹果认识了 Thinkpad,我便捧着它不肯放下,苹果产品未来的发展理应是朝着更加环保的方向的,比如太阳能触摸面板,又比如外壳材料的绿色性等等。从苹果电脑将塑料外壳的 Macbook 遗弃在历史中的那一刻起,就表达了它决心生产更为环保更利于回收再利用的电脑产品,这将给它带来更多的收益。
        在这样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的愚弄,让我对事物更显而透彻的看到一些本质,我认为我的头脑是有了一定的进步,在以后购买产品或面对事物的过程中也能更为理性。现在我决定把移动的手机号注销,停用手机一个月,等九月开学办联通 3G。今天去问了联通 3G 的资费,不算很昂贵,短信和流量的资费比移动便宜一些,辐射更低。
        而我也发现了,从现今看过去,总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很愚笨。人总在经历中成长和愈加理智,需要的是用更多的失败与伤痕去印记。
        我多年甚至更多年以后也可以说这样一句话,“曾经,我也被愚弄过”。它经久不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