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xiami id=”3483571″]In Control — 孟楠[/xiami]
        第一次去虹桥火车站,发现真的很大,很敞。自动售票机让我在一分钟内搞定了回家的动车票,很满意。
        和爸爸去浴室洗澡,过马路的时候交织的车灯之间我用双手抓着父亲的双肩,我换了一个方位走在离车最近的一边,这是我的习惯。而那几秒让我觉得父亲着实是老了,仿佛矮小,仿佛无奈的一种镇定。在澡堂子里很傻的洗冷水澡,他笑我,哈,真的很喜欢这样的快乐,至少父亲的幸福的笑容不多,小伙子猥琐也无妨。
        和最好的朋友雯去了仓桥直街“老房子”,找了一些她的记忆,两个人絮絮叨叨其实都伤感,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帮她翻腾了十多本小本子才找到她曾经写过的留言,热红茶真的很好喝,这样的惬意却还有多久?吐司的甜蜜只在一刹那沁入心灵,却也不能永恒。
        我承认我又愁绪,我和 NANA 说我是后知后觉的,和所有人离别的时候我总是那么淡然,只是挥挥手,也不会习惯去拥抱朋友,然后又会独自坐那么久的地铁,兴许是独立惯了。在候车大厅里的人群间我又看到乞讨者,无论他们真实与否,我真希望自己是个瞎子,至少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卑微,我有怜悯之心,没办法。我不会特别在乎别人怎样看我,我愿意做一个比较真实的自己。
        从“老房子”回到家,又熬夜。然后拿起相机随意摆拍刚买到的黑白胶卷,FUJIFILM NEOPAN 400 和 ILFORD PAN 400 ,不舍得用,也暂时没有胶片相机,于是打算从数码先开始练习,把感光度调到400,扎实的功力才能上战场,到时候再拍好胶片吧,嗬嗬。然后突然拿出张亚东的《东乐园》专辑,它的壳是透明的,然后歌词本和壳子封面会有一定的间隙,于是发现唱片壳子上印的歌手姓名在台灯投射下于歌词本以及光盘反面的投影,很微妙,就接了近摄接圈开始拍,我的手不是很稳,所以拍了很久,很累,但是出来的片子让自己还算满意,就等大伙给点中肯意见吧,哈。因为刚看到一句枫在人人网分享的文章里说的“谁说要拍好东西就一定要去伊拉克,阿富汗,墨西哥或者纽约,芝加哥这样的大城市。故事在哪里都有,关键是要你去寻找它们,发现它们,并讲述它们”。顿悟一双慧眼真的很重要,生活的细微随处可见,关键是自己如何去欣赏或者定义,是感官层次的文艺罢。故,七张片子的相册名为《文字的背影》。
        然后想到自己的为人,其实在谦虚者面前更加谦虚,在自负者面前强于他人,这是定义我的最好词句了,也算是 O 血型的最典型的特征吧。有时候我尽量避免和那些自以为是的人在一起,不想争论,现在的自己真正的想平淡一些就好。
        不知道未来如何,我想我会改变自己,同时如上一篇日志所述,像 Amélie 一样活着。 🙂
        不多说,上片!哈哈!
        zhanggezhi (64)

        zhanggezhi (65)

        zhanggezhi (66)

        zhanggezhi (67)

        zhanggezhi (68)

        zhanggezhi (69)

        zhanggezhi (7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