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随说

        [xiami id=”378632″]遇见我 — 曹方[/xiami]
        恋旧的人总爱回忆过去,这应该就是我。
        刚和朋友说起曹方这个姑娘,她在听她的歌,而我总会想到我第一次认知她或者购买她的专辑的情景。2005年冬季,在鲁迅路的音像店买了一张曹方的新唱片,《遇见我》,没听多少回,但很喜欢。那时候总是把那些买来的正版唱片全都听一遍,然后放在一处睡觉,挑几张经常听的。我也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不喜欢下载 Mp3 ,因为我喜欢歌词本的质感,还有挑 CD 的时候总会选择那些封面设计的很优秀自己很喜欢的,这也就是习惯了罢。又忽而想起那时候也有喜欢听曹方的歌的姑娘来,那应该是我高一的时候了吧。现在听她的歌还是那么舒服,有一种热爱的情绪是不会变的,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干净,干净的要命,不可挑剔的那种细腻感。然后我又想到常石磊,第一次听他的歌是电影《山楂树之恋》片尾曲,那时候就愣在电影院里听完了再离开。可事到如今,还有谁会记得那张《遇见我》,也不是每个人都很喜欢去聆听一整张专辑,现在在听 Trouble 这首歌,虽然电脑设备不很好,却也仔细听得些编曲上的用功,于是跟着哼唱,《遇见我》比较故事化,会听到曹方的独白,然后吉他慢慢渲染开。
        我的习惯真是太怪了吧,总是会突然想起几句话来,突然想起几个情景来。初中高中的时候,我总会一个人骑着破破的单车,当然包括现在也是,或者更直接的是步行,什么都一个人,然后听着音乐,路上想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也孤单,却也会努力去寻找到让自己快乐或各种积极向上的情绪,那就是音乐了吧,我习惯融入到音乐中去,抑或让自己心念死灰在音乐里,一种超脱的状态。现在没有以前弱小,却也会骑着破破的单车,不怕别人怎么说我,嘲笑我,我的心态是真的好,挺佩服自己的这一点。我也自恋,至少能快乐的活着。路上看到小孩子流鼻血会立马停下单车拿出纸巾给他擦,然后他妈妈说谢谢的一刹那我会微笑着离开,现在晚上寝室旁有那么多饥饿的小猫觅食,也要忍不住给它们放几块面包。我总那么坦然的抓着生活的细节,却也不能坦然面对伤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善良的活着,这也许所谓自恋,却也经常在很多时光后平淡的呼吸着,不想狠心做一些决绝的事情,心灵软弱。幸好我活在当下,会考虑的更多,会更加理性的处理生活中接踵而至的问题,我也会习惯不了别人的夸奖,自己会骄傲,而当我看清一些事物的时候,我总会真切的谦虚起来,初中高中,似乎没有经常会在一起的玩儿伴,也造成了现在的自己那么要强,那么自我,那么的偏执与个性吧。买第一台数码相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会拍什么好照片,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只是想细腻的记录一下生活就好,至少不想让那些过去的事物没有一个归属,然后到大二的时候我就决定买单反了,可能是自己有那么点攀比,于是就要求妈妈,不过他们同意了,我还是很巧合的把自己第一台相机卖了,我和买走相机的姑娘说相机闪光灯旁有磕伤,如果介意的话就到淘宝买,但她对淘宝不放心,于是就跟我同城交易了。给那个姑娘买好充电器充电电池,还送到嘉兴的火车站,也许是那姑娘觉得我的热心吧,很满意的给了我钱,然后至今没说过那机器出过什么问题,不过我一直在的,我也不是奸商,至少有点修养,我还是记得 Google 的十大理念之一,不作恶。恩,不作恶。
        以前在文艺部作为干事,其实还蛮负责,当然遇到过一些比较恼人的事情,太正义而跟他人计较,我总是觉得自己的斤斤计较是基于正确与否的,而非小人之辈,不知道同学朋友认不认同,至少我会努力调节好这些情谊。都已经过去了,还是很平静,以前带着学校的各种文艺男女们下乡表演,五四在县里表演,又洒脱又标新立异的也真的不错,不过现在没机会了,那时候做一个PPT能连续做十多个小时,一般人看不出来什么细节上的差别,我还是精益求精,甚至要考虑很多因素比如别人的电脑屏幕分辨率尺寸以及播放在最后展示的平台上以如何的方式更好等等;以前帮朋友修剪音乐作为伴奏,朋友说满意了,我还是没对自己满意,大一十佳歌手比赛也能控制好全局,音乐操控上的认真,是因为我对音乐的热爱。我真的是太苛刻了,而在一些大型场合中的不合理作为也吸取到很多的教训,我也敢在文艺部那么多人面前认错。和刘谈过一次,也写了检讨,因为是自己的张扬不注重礼节导致校领导的不舒服,不过这样的谦让也让自己在学校与老师们的关系写了很好的一笔,也让自己成长着。得与失,在那两年都已经很干净的写好了,没什么遗憾,只是自己没设备编曲,没能给学校文艺活动更加优秀的开场和衔接,也没能在唱歌比赛中有更为卓越的表现,我记得那次的最高分的一首歌,只是自己翻版了一首歌的歌词,以及在台上表演的像是那么般古典韵味与情景吧,如朋友说,我的表演总是像情景剧,嗬嗬。而我这样的文艺部幕后小卒,只是让一般人听起来像那么会事儿,看起来像个 Pro ,其实不然,因为我懂,那只是娱乐。记得第一次去监听室是在孙道临影城,大一的时候它还只是个展馆,后来就建造成了电影院,于是就成了学校的同学们消遣娱乐的地方,哈哈。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按键、调节按钮、监听音箱,激动的像个小孩的我仔细琢磨着,打量着这么多能让我兴奋不已的事物。第一次去录音棚,是今年五四青年节县里的文艺汇演,每年一次,这一次由于现场风力比较大,所以主办方邀请我和三个同学一起联唱校园歌曲,去录音棚录好,我竟然知道录音规则,然后就第一个进去录,但是自己没有发挥好,等其他三个同学录完了,我再进去录,录音真的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儿,录音老师和我说如何去表现歌曲,如何把握节拍,我第一次那样认真的隔着窗户与他学,然后我做到了,还是我要带领其他三个同学排练,最后做到了真正的校园味儿,那时候的我,灵感真的不少,哈哈。五四表演当晚,没想到大家对我会那么的热情,而我也很洒脱的对着摄像机,让它记录下我青春的色彩。我想我是真的放不下这种对音乐的热爱。
        NANA ,应该是我两年前认识的一个录音系的女孩,和她聊天也总能开心,她也总戏弄我,不过也没事,开心就好。我和她说,似乎回不到当初认识你的那种纯洁了,哈哈。这样的友谊少之又少,在她伤心的时候、有心事的时候也总不会去找她那忙碌的男人,会来找我这么闲的肆无忌惮的疯子,哈哈,认识那么久,也没吵过架。我甚至开心的是能在她做完 DEMO 了还能和她说演唱上音调上的需要改进的地方,她也能欣然接受这样那样的挑剔,然后刚跟她聊睡前想到的她编曲上的问题,她总草草的能在一两天内做好 DEMO ,速度之惊人让我佩服,不过也没有那么精雕细琢,我让她耐心一些,她说编曲到一半总有新的事情出来,这样就打乱了,成品也不会那么精致,我说,或者 make a list ,有时候也可以把 DEMO 做到成品那样精致,这样不是更好吗。对于未来要发生的,我们也可以列一个计划表,虽然有些按部就班,但也大约能完成的更好。认真的人总能得到优秀的成果。那天 NANA 你和我说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你也不肯告诉我。有时候,人总是那么神秘,哈哈。
        时间真的过的太快了,我措手不及的还能想起已经有一年与半载没有见到那个在嘉善作别的你了,刚 NANA 分享的汪峰的《当我想你的时候》Live 视频,她让我听,我听着也感动了,他唱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初恋这件小事》开头主人公说的: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每次想起 ta 的时候,会觉得有一点点心痛,但我们依然愿意把 ta 留在心底。
        我已经忘记这样那样的感觉。至少我明白,平静,深呼吸。

一条评论

  1. 第一次接触曹方 也是高中那时听<遇见我> 。 喜欢了一段时间 后来可耻地怕被人嘲笑小清新 就放下了。大概这就是我的阴暗面吧= =
    10月份的音乐节 在雨幕里看台上的她 短发 白衬衫 我和好友肩并肩 跟着哼唱 感觉时光倒流。
    <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