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见风起云缥缈,天亦向晚作梦谣。
        可叹光景这般好,只当随所也寂寥。
        且为愚者邀明月,天象人情知多少。
        石阶亭台此方高,望尽天涯心自淘。
        谁言思索须萦绕,贵人故愿忘自恼。
        污浊皎洁若无缘,何谓淤泥与花草。
        疯疯癫癫作哪段,幽僻可有人哀号
        空空荡荡为哪般,愚将怜爱作徒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