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载轻舟越凄凉,波澜似惊断愁肠。
        辗转悟空心亦浊,两眼凝神愈彷徨。
        抚慰寂寥且当时,哪知花谢几欲黄。
        朝朝暮暮解思量,只怕湖水犯河床。
        问石可谓空一场,百感交集作别样。
        昏睡呓语道漫长,直到尽首徒相望。
        都云痴迷与忧伤,谁解心思与月光。
        画卷难舍其中味,离了彼岸又何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