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一、一 一

        朋友说,明年再找不到情侣,就是“神棍”了,又一个新词汇,嗬嗬。
        我过了20周年的光棍节了,也习惯自己如蓝莲花一般永不凋零的活着,那是精神的存活。论爱情,实在有忒多话要说,絮絮叨叨说点琐碎的,反正过节。以前与我一起文艺过的男青年们都找到了女朋友,换了又换的,可以说自己的嫉妒也可以说那真俗,这些话应该会招打,也无所谓。他们的文艺姿色不过三首弹的舒服的吉他流行歌曲,再一点衣装打扮与花言巧语,再就是家里有点钱,自己不懂怎么赚钱就知道啃老的,试问你们真的真心对她好吗?还是只是为了她一副容颜或了却自己的寂寞,又或者更恶俗的只是为了跟她上床。曾经我也喜欢姿色,我也寂寞的需要依靠,我觉得这种错觉应该定义为好感罢了。最终我会想到父母,永远的爱,就在电话那头,无论何时,何地,如何的心情,他们都会接你的电话,不会挂你的电话,只有你自己有资格挂他们的电话,他们最多是唠叨几句,几乎什么都迁就你,而你在外面酒天花地的潇洒找有保质期的女朋友,应该吗?再问你是否觉得感觉能存活到永远,我不认为,感觉一旦消失或者转移到别人身上,那就是你变心了,感觉的新鲜期真的很短,那不叫爱,只是好感或牵强的喜欢。或者,真的只是很肤浅的姿色,而这些我都有过,我也常反思自己,问自己这些问题,所以我没得到。
        四年前,我谈过唯一的一次恋爱,也不叫恋爱,只是互相有好感就在一起了,天天的包容,不切实际,嬉笑话语以及亲亲我我搂搂抱抱,我都做过,耽误学习状态,所以这样的感觉的保质期只有两个月而已,也可能是自己忒独立了吧。此刻我还想继续说四年前的这件所谓恋情,我甚至从学校爬墙出去去她的学校找她,缘故是自己的自由,又或者那时候真的有些逆反学校的规章制度,连晚自习之前的时间都不让出去,很拘束我。我是反动的,看不惯循规蹈矩三俗之举的,所以大家不要学我,也只是这么点个性,或者偏执罢了。现在不会那么大胆的爬墙或其他了,其实我胆子很小,而且追女生这类事情胆子更小,怕被拒绝,其实每个人都怕被拒绝,不是吗?所以,当初和家淼兄看《山楂树之恋》的时候说那些都是菊花而不是山楂是自己的嫉妒,抑或自己也在追求如此的平淡的感情,至少真切的纯洁,我甚至没有得到过关心,抑或是真心的在乎,这是局限于男女情谊中的,所以我也坦然。
        我从不用常规的语句说话是因为不喜欢与别人一样落入俗套,不是看不起别人,是自己喜欢标新立异,喜欢说反语表达更为深刻的意思,看起来如乔布斯的特立独行,可我还不是选择了 Google 产品么,因为方便,也因为实惠。我喜欢简约、自由、便捷。昨天跟一个我美国表姐的学长聊 Gtalk ,不得不承认摩羯男女的话语真切的精辟,哈哈,他是个给 Linux 设备写驱动的自诩为民工又称自己昵称为大师的大哥,Google 系统的这种营销模式实在是创举,这是他说的,我也认同,嗬嗬。他怂恿我买 Macbook Air ,但我更偏爱 Macbook Pro ,我想我会努力摆脱窗口系统的。
        前天又重温许巍2005年绝版青春演唱会视频,感叹:如果你还有生命,就看看这场演唱会的视频。李延亮老师的吉他身手那真的简直了!佩服这些认真为中国摇滚而默默付出的大师们。于是决定明天耳塞到货后开始认真重温摇滚乐,给自己力量!绽放!绽放!
        那么关于爱情:如果你爱我,请别说出口;我足够细腻,会默默去感受。

“一 一、一 一”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