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

        
        喜歡學誠法師在微博與大家問答中的一節:「只要自己的心不上前“迎敵”,他人的拳頭就猶如打在棉花上。」
        這兩天想起這句話來,忽然也特喜歡「棉花」二字。
        很難罷!做一個心如棉花的人,在當下。但我有這樣的願望。溫柔的對待每一個人,過去心不得,現在心不得,未來心不得。
        每一株美好願望,就像永生的棉花,努力讓它們開遍我的心房,嗯。
        

丁酉・雪

        
        丁酉的雪,來的更猛一些。
        人們的心裡是矛盾的,既想要窩在家裡取暖冬眠,又想要與天地纏綿,欣賞自然的奇觀。我選擇了後者,在積雪盈尺的那個清晨,走了一遭花圃-楊公堤-曲院風荷。
        其實也不矛盾,我本身是個執著於美的人。心想如果錯過這一季,那麼來年便又可能是另一番景象,所以不顧一切的前去拍攝,倒也有趣。好在對作品比較滿意。
        天地萬物消融又復蘇的姿態,老子之道,還有朱曉玫指尖的東方巴赫,似乎讓人對「柔弱者,生之徒」,又有新一輪的理解。






有一天,我理解了椎名林檎

        
        忽然有一天,我似乎明白椎名林檎或那些聽她的歌的人們,有那麼多時間,或許似乎活在浮躁中,從椎名林檎的唱腔與樂曲中深刻共鳴。
        椎名林檎是個怎麼樣的歌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初聽說她那麼火,我卻毫無知覺,甚至不理解。而現在我看到了聽到了那一面,當我漸漸不知所措的時候,當我的耳膜為之開放的時候,那種浮躁的生活感,不為自然環境所感動的內心的慌亂,迸發了出來。
        我深刻理解椎名林檎的那些不羈、自我甚至那種似乎遍體鱗傷後的樂感所表達的對自由的渴望。近乎變態的現世也會讓人變得更加真實啊!可正如我意。
        而那一天,就是今天,當下的一瞬。溫暖陽光下的冰冷空氣中的,那個胡思亂想的我,的一天。

Привет, 2018

        
        Привет, 2018 🙂
        
        「做一個平靜的人…」這幾日總是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也願在2018年成爲這樣的自己。
        平靜的吃飯,平靜的睡眠,平靜的呼吸,平靜的說話,平靜的行走,平靜的工作,平靜的歌唱,平靜的聆聽,平靜的玩樂,平靜的閱讀……
        或許我無法錯過那些必經的經曆,我善待的,質疑的,虛妄的甚至仇視的世界裏,所有相皆是印在生命中的,珍貴的觸動與成長的意義。
        我依然是好學生,是的,去放下那一頁讀完的故事;是的,去迎接那一份未知的時光。
        

清晨,日暮

        「也許從未看清過,這一座迷宮」
        ⋯⋯
        今年的生日(11/26)過的挺平凡的,和朋友逛逛商場,吃個晚餐,還有看了電影「尋夢環遊記」,但挺好的。忘了說,還喝了很喜歡的紹興黃酒系列「手工冬釀」。
        也許都忘了自己是幾歲,「世界在霧中」。
        ⋯⋯
        朴師傅那首無名的歌兒終於填詞了,在唱片版裡,特好,覺著要是在現場應該特容易感動哭。所以就特努力學會了彈譜,和演唱。
        「獵戶星座」的歌詞裡有一句「清晨 日暮 何處是我的歸宿」,恰逢生日那天去法喜寺路上,拍了一段林間划過的片段,以及陽光透過樹林投在寺廟外壁上的影,一對夫婦漫步前行。
        後來和朋友走在路上,迎著日暮拍了自己覺得特乾淨的路,和月色與路燈映在樹梢的相片。
        我珍惜每一刻老天爺給我的時光,縱然慢慢流逝,也倍加熱愛,或是我的貪心罷。

        清晨

lp

        愛好真的是一件有趣又可愛的事兒。
        CD淘了15年載,今天,開始黑膠唱片支路(因為CD依然沒有放手,故作「支路」)。前幾日與朋友聊至,音樂與任何愛好如同戒律,你為其的付出心甘情願,在不與其有緣的人眼裡也許淡然,但你嗜她如命。
        第一次感受到,臥室也可以愈來愈美妙,置入一張 GOULD 貝多芬,又或不知其名的俄國鋼琴曲,如同巨大空間中,孤單彈奏者,在午後日光中,透射出塵埃與時間的交匯,我懂,願有幸讀到這些文字的你也懂,誰不曾幻想彼此的共鳴?
        晚安 :)

無常

        
        娑婆世界,是缺陷的世界。當我面對時間,空間,人物,以及萬物流動,我深刻感到的,是無常。在我的生活中如此,工作更是亦然。
        很多的身邊人,在人世中追求完滿,在不滿中不擇手段,而不自知,但一切無法操縱,在遊戲規則,在人情世故中。在嘆息中,或許順應天道才好一些。
        我慢慢開始接受生命中的無常,接受我理應承受的所有好壞,是非,所以,你在躲避什麼?

九月

        
        九月,北風就從今夜開始⋯⋯
        真是好舒服的風,想把窗戶、房門都打開,但又想到秋收冬藏,又慌忙的把門窗都關好。「好好地II」朴树上海演唱会過去兩週,依稀回味。
        命運如刀,但無債不來,所以順其自然。也許我們被命運推入小船,任許多事情自然發生,順應天道而過,一切都好。

清白之年

        
        我還在,你也是⋯⋯十四年,濮師父回來了,聽 A 段時,早已哭成淚人⋯⋯清白純真,無邪又幾年呢?欸⋯⋯
        
        清白之年
        
        朴树
        
        故事開始以前
        最初的那些春天
        陽光灑在楊樹上 風吹來 閃銀光
        街道平靜而溫暖
        鍾走得好慢
        那是我還不識人生之味的年代
        
        我情窦還不開
        你的襯衣如雪
        盼著楊樹葉落下 眼睛不眨
        心裏像有一些話
        我們先不講
        等待著那將要盛裝出場的未來
        
        人隨風飄蕩
        天各自一方
        在風塵中遺忘的清白臉龐
        此生多勉強
        此身越重洋
        輕描時光漫長低唱語焉不詳
        
        數不清的流年
        似是而非的臉
        把你的故事對我講
        就讓我笑出淚光
        是不是生活太艱難
        還是活色生香
        我們都遍體鱗傷
        也慢慢壞了心腸
        你得到你想要的嗎
        換來的是鐵石心腸
        可曾還有什麽人
        再讓你幻想
        
        大風吹來了
        我們隨風飄蕩
        在風塵中遺忘的清白臉龐
        此生多寒涼
        此身越重洋
        輕描時光漫長低唱語焉不詳
        大風吹來了
        我們隨風飄蕩
        在風塵中熄滅的清澈目光
        我想回頭望
        把故事從頭講
        時光遲暮不返人生已不再來
        
        嘿⋯⋯
        

寧靜致遠

        
        不知是多久前取的文章名字了,那時候對這四個字特別愛好,就像此刻對有些的迷戀莫文蔚的⎡陰天⎦。
        和表姐說喜歡追求寧靜的東西,安靜下來時,思考的東西也會變得更有意義,她說⎡寧靜致遠⎦,正是。所以我將這樣的態度用在工作中,儘量避免開口,避免被打擾,這樣的狀態就像莫文蔚的声线一樣,甘甜,安靜。
        這一年冬日,特別深刻的是,我只想冬眠,可是到了公司,又會瘋狂專注,生怕漏掉什麼執行,強迫症給慣的吧;而回到家,思維凍結,博客也不想寫,大抵沒什麼感想,什麼都荒廢了,年度計畫又拖到了2017,可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回想也有道理。
        面對那些競爭產品,我只想心無旁騖;面對那些是非對錯,我也想放下爭辯。
        農曆新年過了一半,是時候出去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