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設計札記

       「永續設計」概念當下在中國還沒有非常的普及,但已經漸漸有行業開始互相影響,非常良性的旅程,而它,也像是多年前並不為人所接受的「素食」那樣。植物肉還沒有風靡世界,但很多行業已經行動起來,這讓人振奮。

       人類永續生存的方式終將是要為自己的「惡」付出代價,繼而「捨」,以獲得與「自然」的和諧共處,所謂「道」。

       最近 MUJI 推出關於舒適生活思考的新企劃「舒適感、從何而來」,「掃除」系列影片由坂本龍一配樂,讓我著迷。觀點很簡單,卻是忙碌生活的當代人所遠忽略卻著實在乎的。

       近年不多買 MUJI 的產品,卻時而觀察它的新產品,換言之,我發現它很少推新產品,多年前我買的衣服款式,它竟然還在售賣,以前不解,昨日傍晚買回 MUJI 產品路上一動,它不就正是在奉行「這樣就好」的信念,同時表達「永續設計」並非需要經常更換款式來吸引消費者這樣的意涵嗎?讚!

       去年在 D&DEPARTMENT by HUANGSHAN 研究的「永續設計」(當地作 長效設計」開啟了我進一步研究這個社會運轉的思維與世界,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這世界總有一股「勢不可擋」的正能量,看似遲到又讓人心切,卻永續存在。

情和緒

       一念八萬四千愁。

       情感的流動有萬千的交織,或喜,或悲,或因這世界紛擾。

       活著,好像一定會經歷這樣的永續,又或者,不想再輪迴這樣的定數。

       常常,在分裂情緒後期,想到佛陀被斬,亦不為所動,大抵是人生目標吧。

       萬千,萬千,萬千的愁緒,伴隨當下的衝擊,挫敗。

       若水,若水,若水一般的,穿過一切的一切,前行。

日日是好日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下雨了。開心的是那些遍野的花兒、草兒可以自由沐浴,萬物生長時,人類與其共生。

       躲在房間看影片,又是一個週末。

       今天突然想起小時候,一個下雪天,爸爸騎著車載著我去上學,在積雪的路中前行,然後一個猝不及防,滑倒了。爸爸穿著雨衣,在雪地裡停了幾秒,我害怕的喊著「爸爸、爸爸」,沒有怎麼摔到的我,卻用很痛的口吻去喊爸爸。好在,他起來了,沒有什麼傷,可能是受到驚嚇了罷。

       那些小時候的點點滴滴,在最近幾個月總會不斷在腦海反覆,那些過去的事總是不能讓我忘記,我也會懺悔一些我做的不好的事,大概,是愈來愈佛心吧,人本來就是需要慢慢面對和化解自己的過錯,提升自己的修養。

       但事實上我根本不喜歡上學,我喜歡一切藝文的事物,所以趁那些上學的自由時間,不斷探索那些看起來毫無意義卻又深刻吸引我的一切。幸運的是,畢業找到了工作,還是依興趣為所有前進的動力,不斷提升,釋放創意,甚至被 App Store 認可。

       在那以後,我又突然討厭起這種天天打工,又不被領導鼓勵的日子。是的,我是一個蠻需要被鼓勵的人,那似乎成了我不斷加速提升的催化劑。在領導眼中,只有金錢和綁架用戶的慾望,而我眼中,是用戶的體驗感。所以離職以後,領導在我眼裏什麼都不是。

       我承認我自己的個性不適合打工,我覺得那是一種美麗的霸凌。但我也樂於在打工中認識自己,認識很多善良的朋友,讓我真心可以幫他們提升,我想這是我的本能。

       無論是在哪裏,我的日子沒有虛度,我都可以獲得多或少的人生意義。

       打雷了。似乎更加堅定的想說,專心做好眼前的事,日日是好日,理想的生活,就是在無數個這樣的矛盾又陽光的當下,慢慢,配搭起來的。

       ☀️

種子

       一顆種子,起初看不到任何變化,最後變成了參天大樹。

       時間是好答案,所以,縮時攝影可以更顯然的看到這樣的變化。

       只是有時候我們急於看到結果,而又因為這些結果來的那麼漫長,時常焦慮不安,提前做出錯誤的決定。

       一顆種子,起初不知會開什麼花,最後綻放別樣的色彩。

       時間是好答案,所以,我們應無時不刻的細心照料與放下期待。

       只是有時候我們篤定它的結果,而又因為這個結果來的並非所想,時常出乎意料,提前做出負面的選擇。

       小王子照料他的花時,整個世界是虛空的,而他又認為,他的花是整個世界。

       他用心,一點一滴。

       如果我們已經擁有種子,何不每天和太陽、雨水、風、塵,安靜自然的呵護,自然無聲,是我們應該景仰和學習的。

       如果種子最後沒有好果,也便不遺憾,每日盡心的呵護。

       因為,那一定是我們擁有更好綻放的,寶貴經驗。

冬月,而立

       決定到碧山村做義工算是一種生命延續的緣分,心中所念的那種歸園田居的生活,一不小心便為我開了門。

       己亥年九月初九重陽,獨自離開喧囂城市,越過群山,便來到碧山。那個陌生的、未知的、神秘的、深遠的,讓人著迷,在 AQI 低於30的碧山村,每天都是藍天白雲,星空萬里,毫無保留的我,被它的寧靜環抱。

       碧山村沒有西遞、宏村那樣過度的開發,純粹、自然是它的本來。毅然決然來這裡是因為長岡賢明的「長效設計」理念與他創辦的品牌 D&DEPARTMENT 雜貨店,開在年逾50的碧山工銷社(供 作 工,意工匠精神、手工藝等),透過觀察與學習店鋪中的每一件產品紹介,讓我重新思考曇花一現的消費社會,我們自己,甚至人類應如何面對自己的消費行為?

       幾乎每一件看似簡單又不明價值的產品經過一番介紹後,便讓人感動,甚至心動,在這樣反覆的過程中,我也自然而然的重新調整自己看物的眼光,更加堅守環保主義與長效設計的原則。

       冬月,而立,一切彷彿剛剛開始。一直以來,在不斷的人生經驗中,提升選品的眼光,讓我對事物的捕捉更加細膩。也願妳能漸漸理解我所有想法的初心,因為我從未在追夢的路上停滯 :)

腦海裡的影像詩

       看完紀錄片「書店裡的影像詩」,每一部都有獨具特色的意涵,無論是書店主人,還是店舖本身,以及它們存在於都會或鄉間的意義。而我,或許只是還沒有找到人生的影像詩。

       想過,也實踐過一些生活場景,賺取的錢都想要去支援那些努力開店,用心經營的人,哪怕很少的,低頻的。或許每次這樣做,心理就會有平和的感覺。

       網路行銷的衝擊,用心經營的人越來越少,人們被消費主義綁架,失去自主選擇生活和物質的能力。在台東遇見和接觸過一些不諳世事,或熟諳世事卻堅定自己的步伐的人,我是多麼欣賞,並以此作為生活下去的動力。我總有一天,也會成為他們。

       總以為拋開所有的規則,便是自由,但又想說,在規則中收放自如,也是自由。修行不是一個有目標的任務,而是人生的一種經驗,大自然引領我們共同向前,和面對。如果人生都是那麼有計畫的話,是不是有難度的事也變得沒什麼難度,甚至可能有一些乏味。就像玩遊戲一樣,一旦知道遊戲規則,就瞬間失去探索的意義。

       多想兩個人一起坐在午後的書房,讓唱針輕輕滑過唱片的軌跡,流淌與瀰漫空氣的韻律,透過侘寂陽光,翻過一頁又一頁的簡單,和幸福感。

樹,萬千形。

或伐,或啄,或曬,或淋,

沒有保護,

亦平靜自然。

樹,萬千情。

或綠,或枯,或伸展,或葉落;

無盡輪迴,

亦無我生長。

我願是樹,任妳雕琢,

我願是樹,任妳依靠,

我願是樹,透過枝葉,給妳陽光,

我願是樹,透過呼吸,給妳清涼⋯⋯

默默的,

默默的⋯⋯

世界無限流動

       最近癡迷兩種音樂:環境電子與世界音樂。

       人們具象的生活在沒有邊界的世界中,定義了觸、聽、見、聞、感⋯⋯彷彿也沒有具象可言。人心的世界或許大過我們具象的世界,所以萬物彷彿也沒有離開身邊。

       我們沒日沒夜的浪費資源,是不是,世界的另一個角落,也有一群這樣的人,沒日沒夜的走到死亡邊緣?這種感知越來越強烈,所以我盡量不消費主義,我也盡量不用塑膠製品。

       環境電子讓人坐於有限的空間中,感知無限綿延的空間;相似的,世界音樂讓人坐於有限的環境中,感知無限流動的世界。

       又彷彿,我的文字也在無限流動。

       ∞

攝影意義

       對於一個普通人來說,只要拍到好看的照片,就是最大的幸福和快樂,這也很好。

      陪伴不到兩年的索尼相機轉手了,因為在這兩年,我沒有好好的陪伴它,也沒有發揮它的極致,放下它,也讓我深刻的反思,與重新思考相機,與攝影的重要意義。

      事實上,或許我真的沒有很喜歡這台相機,他的快門聲很響亮,他的記錄性又很弱,沒有只存拍照功能,一堆如攝像等附加值的融入,讓我覺得他不夠純粹;每次拿起拍攝的時候,都沒有讓我感覺到它和時間的關聯,這應該是我和它漸行漸遠的原因。

      有一天晚上在書店翻看「論攝影」的一些畫面,讀到圖下方的註釋,反思攝影的意義。想起四月在臺北昭和町徠卡之家,感悟「攝影,是無法複製的時光」,這種強烈的感觸又在那一刻共鳴。

      當下,我們拍攝風光也好,街頭畫面也好,親情、友情、愛情⋯⋯在記錄剎那美好時,它們又變成記憶畫面。是,有一些感傷。接下來的時光中,我想更多的運用手中的微型相機 —— iPhone XS ,更純粹的記錄更多有意義的畫面,希望這樣的畫面,不僅可以讓自己和所愛的人在很久以後翻看時,會心一笑,也可以讓下一代人,更下一代人看到時,感嘆在我們這樣的年代,記錄著讓人值得回憶與反思的畫面!

       不知道我的下一台相機什麼時候到來。

       晚安 :)

民國一〇八年,台灣影記

       民國一〇八年,4/2-4/17。這次漫長又短暫,滿足又不捨的旅行,更生活化的深入探究了不同人生的意義,以及當下,未來。

       如果要用文字記錄,恐怕可以細緻到寫成書。事實上時間如此碎片,以至於每一分每一秒都讓人流連。五千張左右的相片和影片,真的足以慢慢回味,每一張相片或每一段影片的背後,都可以寫下令人難忘又浪漫主義的感觸。

       每一次旅行留下的缺憾,都當作下一次出發的緣分,讓人又開始滿心期待。就以精選影片片段,復古化其中的情節,再配一些字句,來表達對於王家衛導演影片劇情之嚮往。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潮濕的北投,綿綿細雨,遠處地熱谷溫泉騰騰的蒸汽,和近處前行的路人,彷彿曖昧關係。

       正午,走過永康街,再到青田街,在臺北昭和町,百年日式建築中,解鎖素食日料。待客的人總是那麼規矩,動作、步伐以及語言,都規規矩矩。

       九份,晴朗。觀光客擁擠在依山的九份老街,走走停停。逛老街倒不是什麼新鮮事,但珍藏那一刻放鬆的心情,無法複製。

       坐公車來到後半山腰,陽光灑落在金瓜石的家宅上,每家每戶都暖暖的,很幸福。

       日月潭的水,清澈溫柔,船隻滑過的速度,像是時光老人,步履不停;日月潭的山,層次優雅,雲朵飄過的交界,像是落上輕紗,若即若離。

       去年最大的缺憾,就是沒有好好遊走臺南,今年得到極大的滿足。無論是新鮮落成的臺南市美術館2館,還是依舊經典的林百貨,都值得不厭其煩的逛啊逛,溫故而知新,生活就是如此。

       列車駛離臺南,戀戀不捨,但前方有自由,也有廣闊天地 :)

       池上,水流卑南溪,風吹稻田。騎行在其中,彷彿置身世外桃源。這裏的樸素與自然,早已讓人播種下再來休閒的心願!

       再往北,就是玉里、長濱鄉。穿過這條小巷,我們自由飛翔!

       長濱鄉,神秘又有趣的地方,坐聊一個下午的「巨大少年」,請吃芭蕉的「書粥」書店,吹太平洋的風,望金剛山的嵐,在無邊與秘境的交界,覓得一方平靜。

       依山而居,與民宿主人侃侃而談,清晨聽著雞鳴起床,看隱約的日出,呼吸新鮮的空氣,民宿主人準備了早餐,一起享受片刻的自然,和田園生活。